用心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吳佳恬

修改時間:2021年7月9日 08:58

內容

用心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吳佳恬

採訪:劉家樺、廖唯辰

編輯:劉家樺


進入劇場欣賞表演前的你是什麼模樣?從容不迫地在等候區翻閱節目單;趕在開演的前一刻抵達;姍姍來遲只得等待中場休息時間方能入場。不論你是哪一種類型,都會遇見一群人在所謂的前台協助引導,而你對他們有什麼樣的印象呢?很榮幸能訪問到現任於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服務推廣處經理吳佳恬,她將與我們分享身為劇場前台服務人員的所見所聞。


 

劇場前台服務的工作內容

「主要是服務所有進劇場相關人員」吳佳恬談及可能會接觸到表演團隊、場館方等,而最大部分是解決觀眾在演出中的任何問題與需求,還有協助在演出當中所發生的任何狀況。例如,觀眾進劇場前的等候、驗票、排隊動線等,抑或發生火災時需幫助劇場內的人員逃生。吳佳恬表示為了讓表演能夠順利完成,還需與後台技術人員有清楚的協調及良好的溝通。

 

前台服務和後台技術的合作

由於舞台上有燈光、音響,甚至於舞台裝置,都是需專業的技術人員來協助表演團隊,並由舞台監督帶領後台技術人員,同時其亦背負著安全管理的責任。吳佳恬認為前台和後台有相當密切的互動,譬如,開放觀眾入場前,前台須和後台確認機器設備是否完成測試、表演人員是否結束彩排等事項,才能使觀眾享有最佳觀賞表演的品質。

 

機動性的工作分配

吳佳恬以觀眾進劇場為例,除了門口的驗票,還需帶領觀眾入座,而帶位可區分外場和內場,外場視場地的大小與規模,會有不一定的位置排列;內場則是依劇場觀眾席的數量以及出口、逃生出入口的總數來分配服務人員。她提及在中山堂擔任前台服務人員的經驗,「中山堂有一個通往後台的通道門,只允許有後台工作證或演員證的相關人員才能進到後台,而一般觀眾是不能進入後台的,所以我們會多安排一個人在後台控管進出的人員,甚至因表演性質的不同而彈性地調整工作內容。」因此根據不同的演出場地會有不同的工作分配,並以場館的空間跟演出的需求作人力的協調。

 

擔任表演者與觀眾的橋樑

會先以演出團隊的主要希望做法為依歸,因為演出作品是他們花了許多的心思完成,比如說一定會在事先詢問團隊是否開放觀眾錄影錄音拍照,若不開放便協助制止違規的觀眾。」再者是觀眾的利益權衡,如果在不開放錄影拍照的情況下,卻有家長很想拍自己的小孩或是錄下孩子的演出,在溝通的過程中會表示自己理解其想法,亦解釋因著作權法的關係和維護表演團隊的權益,以達成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平衡。

吳佳恬認為處理問題的時候,很需要依靠所累積的經驗來應對,因沒有標準作業流程,儘管是同一類型的事,但遇到的人都不盡相同,所以溝通的方式也不會一樣。

 

溝通的重要性

劇場前台服務人員最主要是跟人面對面溝通,而且會溝通到的觀眾,通常都是有狀況的,像是家長沒有幫小朋友賣票卻硬要入場之類的情形,對吳佳恬而言,接觸到的觀眾大部分是陌生人,如何面對不同的陌生人用不同的方式與其溝通是相當重要的事情,因此發生一些衝突的狀況時,盡可能使之理解前台服務人員所表達的意思,並順利讓雙方達成共識。

 

印象深刻的觀眾狀況

劇場前台服務所服務的對象來自不同地方,每位觀眾都有著自己的意見和需求,使前台服務人員常會遇到各種狀況,而其中有幾件令吳佳恬印象深刻的事:「有人錯拿不屬於個人的物品卻聲稱是代親友拿的、票上註明一人一票並憑票入場,卻有家長認為小孩看不懂而不需買票、同事冒著風險幫忙看顧睡著的嬰兒。」許多的狀況有時讓人在當下感到錯愕,但透過經驗的累積,在面臨和處理的時候,可以更加妥善且客觀地應對進退。

看似再正常不過的事,卻因觀眾來自不同背景而有各自的解讀,讓她明白以自身觀點去思考是不足的,更需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揣摩其當下的想法,方能有多元的思維以及體諒的心態,提供觀眾最理想的服務。

 

難以取代的特質

在劇場前台服務擁有近二十年資歷的吳佳恬,對於科技的日新月異,認為一些重複性的事務可能不再需人力的支援,如驗票便不需要人去撕票,而是運用掃條碼的方式等,使進場觀看表演的流程更加簡便,但她說道「服務人員最核心的地方是溫度,惟有人能夠給予觀眾真誠相待的感受」,面對不一樣的人可視情形轉換不同的語氣、說法等溝通方式,並在溝通的過程中包含一份體貼的心意,這正是前台服務人員所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給表演藝術相關領域有興趣的同學的建議

「在台灣的北中南其實有不少新興的劇場,像是台北的國家兩廳院或即將開幕的北藝中心、台中的國家歌劇院、高雄的衛武營或大東文化藝術中心等等,會開許多相關的課程,還有交大的藝文中心亦有劇場前台服務和後台技術人員的培育。」吳佳恬覺得現今有相當多的管道可以接觸,若想深入了解可主動參加相關的培訓活動,把握住學習的機會,也提及當觀眾欣賞表演、聆聽音樂亦是支持藝文的一種方式。

 

 

用心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吳佳恬

採訪:劉家樺、廖唯辰

編輯:劉家樺


進入劇場欣賞表演前的你是什麼模樣?從容不迫地在等候區翻閱節目單;趕在開演的前一刻抵達;姍姍來遲只得等待中場休息時間方能入場。不論你是哪一種類型,都會遇見一群人在所謂的前台協助引導,而你對他們有什麼樣的印象呢?很榮幸能訪問到現任於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服務推廣處經理吳佳恬,她將與我們分享身為劇場前台服務人員的所見所聞。


 

劇場前台服務的工作內容

「主要是服務所有進劇場相關人員」吳佳恬談及可能會接觸到表演團隊、場館方等,而最大部分是解決觀眾在演出中的任何問題與需求,還有協助在演出當中所發生的任何狀況。例如,觀眾進劇場前的等候、驗票、排隊動線等,抑或發生火災時需幫助劇場內的人員逃生。吳佳恬表示為了讓表演能夠順利完成,還需與後台技術人員有清楚的協調及良好的溝通。

 

前台服務和後台技術的合作

由於舞台上有燈光、音響,甚至於舞台裝置,都是需專業的技術人員來協助表演團隊,並由舞台監督帶領後台技術人員,同時其亦背負著安全管理的責任。吳佳恬認為前台和後台有相當密切的互動,譬如,開放觀眾入場前,前台須和後台確認機器設備是否完成測試、表演人員是否結束彩排等事項,才能使觀眾享有最佳觀賞表演的品質。

 

機動性的工作分配

吳佳恬以觀眾進劇場為例,除了門口的驗票,還需帶領觀眾入座,而帶位可區分外場和內場,外場視場地的大小與規模,會有不一定的位置排列;內場則是依劇場觀眾席的數量以及出口、逃生出入口的總數來分配服務人員。她提及在中山堂擔任前台服務人員的經驗,「中山堂有一個通往後台的通道門,只允許有後台工作證或演員證的相關人員才能進到後台,而一般觀眾是不能進入後台的,所以我們會多安排一個人在後台控管進出的人員,甚至因表演性質的不同而彈性地調整工作內容。」因此根據不同的演出場地會有不同的工作分配,並以場館的空間跟演出的需求作人力的協調。

 

擔任表演者與觀眾的橋樑

會先以演出團隊的主要希望做法為依歸,因為演出作品是他們花了許多的心思完成,比如說一定會在事先詢問團隊是否開放觀眾錄影錄音拍照,若不開放便協助制止違規的觀眾。」再者是觀眾的利益權衡,如果在不開放錄影拍照的情況下,卻有家長很想拍自己的小孩或是錄下孩子的演出,在溝通的過程中會表示自己理解其想法,亦解釋因著作權法的關係和維護表演團隊的權益,以達成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平衡。

吳佳恬認為處理問題的時候,很需要依靠所累積的經驗來應對,因沒有標準作業流程,儘管是同一類型的事,但遇到的人都不盡相同,所以溝通的方式也不會一樣。

 

溝通的重要性

劇場前台服務人員最主要是跟人面對面溝通,而且會溝通到的觀眾,通常都是有狀況的,像是家長沒有幫小朋友賣票卻硬要入場之類的情形,對吳佳恬而言,接觸到的觀眾大部分是陌生人,如何面對不同的陌生人用不同的方式與其溝通是相當重要的事情,因此發生一些衝突的狀況時,盡可能使之理解前台服務人員所表達的意思,並順利讓雙方達成共識。

 

印象深刻的觀眾狀況

劇場前台服務所服務的對象來自不同地方,每位觀眾都有著自己的意見和需求,使前台服務人員常會遇到各種狀況,而其中有幾件令吳佳恬印象深刻的事:「有人錯拿不屬於個人的物品卻聲稱是代親友拿的、票上註明一人一票並憑票入場,卻有家長認為小孩看不懂而不需買票、同事冒著風險幫忙看顧睡著的嬰兒。」許多的狀況有時讓人在當下感到錯愕,但透過經驗的累積,在面臨和處理的時候,可以更加妥善且客觀地應對進退。

看似再正常不過的事,卻因觀眾來自不同背景而有各自的解讀,讓她明白以自身觀點去思考是不足的,更需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揣摩其當下的想法,方能有多元的思維以及體諒的心態,提供觀眾最理想的服務。

 

難以取代的特質

在劇場前台服務擁有近二十年資歷的吳佳恬,對於科技的日新月異,認為一些重複性的事務可能不再需人力的支援,如驗票便不需要人去撕票,而是運用掃條碼的方式等,使進場觀看表演的流程更加簡便,但她說道「服務人員最核心的地方是溫度,惟有人能夠給予觀眾真誠相待的感受」,面對不一樣的人可視情形轉換不同的語氣、說法等溝通方式,並在溝通的過程中包含一份體貼的心意,這正是前台服務人員所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給表演藝術相關領域有興趣的同學的建議

「在台灣的北中南其實有不少新興的劇場,像是台北的國家兩廳院或即將開幕的北藝中心、台中的國家歌劇院、高雄的衛武營或大東文化藝術中心等等,會開許多相關的課程,還有交大的藝文中心亦有劇場前台服務和後台技術人員的培育。」吳佳恬覺得現今有相當多的管道可以接觸,若想深入了解可主動參加相關的培訓活動,把握住學習的機會,也提及當觀眾欣賞表演、聆聽音樂亦是支持藝文的一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