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視障者就業的可能性:張馨方

修改時間:2021年7月9日 09:36

內容

探索視障者就業的可能性:張馨方

受訪者:黑暗對話工作坊課務部主任 張馨方

採訪:洪瑞隆、林威丞

編輯:洪瑞隆


張馨方目前是「黑暗對話工作坊」的課務部主任,也是臺灣第一位黑暗對話工作坊「全職培訓師」。特別的是,她大學的主修專業是國樂系。究竟她怎麼會從國樂系到現在的公司上班呢?還有,低視能者在人生經歷中有什麼特別的適應方式嗎? 


 

黑暗對話」是什麼? 

全名為「黑暗對話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在2011年授權自德國的「對話社會企業」。他們希望能用商業模式來拓展社會服務的功能,並達到自給自足的目的。而他們的社會使命就是「為視障者推動一個公平及友善的就業環境,並以同理心為社會祥和奠定基石」。為了具體實現其使命,他們舉辦「黑暗對話」工作坊 ,讓參與者在完全黑暗的環境中,體驗黑暗帶來的衝擊,並在光亮中省思人的核心價值。使參與者在體驗後,能在工作態度、人際互動、對身心障礙者的態度上,做出具體改變。 

 

平時的工作內容 

現在身為課務部主任的她,平時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發想課程跟執行。這家公司的體驗活動大致可分成兩類,一是教育培訓類,二是療育類。簡單來說,若有企業想要培養員工的領導力、溝通力、團隊合作或者是突破框架等等的能力時,就會採用教育培訓類的活動。那如果只是單純想讓員工紓壓等等的心靈療癒的功用的話,就是用療育類的體驗,如:音樂會、類密室逃脫。 

 

「全職」培訓師是什麼? 

她也向我們解釋,第一位全職培訓師的由來。在進入詳細解說前,她先釐清自己不是第一位培訓師。原來當初是先派四位種子培訓師去上海受訓,然後種子培訓師再回臺灣培訓更多人。這番回答讓我更好奇這名稱的由來,她解釋說,一開始她是兼職培訓師,後來才成為全職培訓師,其中的差異就是,兼職培訓師是有課程要帶才會出現在公司,而全職培訓師就是公司的全職員工,除了帶課程之外,還會參與課程發想等等更多的公司事務。 

 

選工作的話要先求有再求好 

她在臺北讀完國樂系後,深知音樂路的收入不穩定,不過自己又很想在台北好好獨立生活,也就是完全不跟爸媽拿錢,且因為她想開創視障者的其他就職可能,因此不願意回到家中從事按摩業,所以她勢必要先找到一份工作能支撐生活所需,才能達成獨立生活的目的,所以才會有「選工作要先求有再求好」的價值觀。 

不過,在我聽完上述回答後,心中很快就有個疑問:為什麼這些想法的前提都是想住在台北呢? 

 

視障者對於居住地區(臺北)的喜好 

她表示第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想要開創視障者的就業可能性,畢竟臺北的工作機會比較多。再來是第二點,她提到開車、騎車都不在視障者的通勤選項內,因此只剩下計程車跟大眾運輸系統這兩選項,不過前者太花錢,因此不能常常使用,而對於台南人的她而言,台南的公車沒有像北部的公車、捷運系統這麼方便,因此,交通機能方便又有多樣工作機會的臺北就自然地成為視障者的宜居城市。 

 

視障者就業的困難

「本來可能是履歷寫得還不錯,然後照片也看不出眼睛怎麼樣,可是當我真的到了現場,當他看到我的眼睛的時候,5分鐘就把我打發了。」她無奈地摘下黑框眼鏡說。對於大學專業是國樂系的她而言,畢業後不想走收入不穩定的音樂路,不過,也不知自己可以做什麼工作的情況下,只能去應徵行政櫃台之類的職務,卻遭遇這類的待遇,使她心灰意冷。 

說完這些話之後,雙方都靜默沉澱一陣子,隨後她又補充剛剛說的事情。「當他看我眼睛是這樣的時候,其實他們......怎麼講.....就是......就是你就會感覺到他,面有難色。」她緩慢地訴說這件事情。突然之間,她發揮了一些幽默感,馬上接續說:「哦!不是!我看不到他的面,就是他在言談之中,是有為難的。」 

幸好,最後她在「愛盲基金會」找到總機的職位。 

 

自行開創職位價值 

起初,愛盲基金會徵總機的用意只是想要一個可以接電話跟打掃的人。不過她自己努力爭取其他事務,再加上有主管的支持,因此開始做收發公文、會議室管理、文書管理等等的工作。在訪談中,她也以自己為傲、滿懷自信的跟我們說:「後來那個工作變得很忙,就是接我工作的人,必須要收發文,然後必須要幹嘛......,就是弄得很總管。所以,我無形中開創了那個工作的價值」。透過這故事讓我們知道,我們可以透過自身的努力去為一個看似很簡易的職位增加價值。 

而且,這個工作機會也讓她有機會去接受培訓,成為全臺第一位全職培訓師,加入黑暗對話,所以在我心中,這應該算是她的人生轉捩點吧。 

 

解謎:視障者的文書處理利器

在約訪的過程中,我曾想說是不是應該用通電話的方式直接與她聯繫,但是她告知我她可以「閱讀」那份文件,然後訪談中又得知,她的工作需要處理很多文書事務,更讓我好奇她是使用什麼好工具。一開始查資料時,我以為她是使用「盲用打字機」,因此藉著訪談,想親口直接詢問她。沒想到,問完之後,我被半吐槽。她說:「現在盲用打字機已經很少人在用了,那已經是很過去的東西。你可能要把它想成是語音輔助軟體,它可以灌在電腦,那它可以辨識所有的文字,閱讀所有的文字。」現在回想那時的景象,覺得自己對視障者的生活的刻板印象,或者說基本的認知,實在是太過時了。 

 

尊重每個職業

「我已經強調很多次,我是尊重每一個職業的。」她知道這篇專訪是要給即將踏入職場的畢業生看的,因此她特意跟我分享心態的部分,而這句話在這一個多小時的訪談中,她已經談到5、6次,可想而知,這句話在她心中的分量。訪談中她提到有些人會表示出對按摩業或是對於清潔人員的不屑,「其實我心裡覺得,每一個行業我都覺得應該是要被尊重的,我不太覺得應該拿這件事情來做文章」。 

 

黑暗的意義及影響 

隨著訪談進入尾聲,漸漸地比較清楚她的工作,我也好奇一個基本但是重要的問題,「工作的時候有發生什麼受挫或是難過之類的經驗嗎?」不過當我詢問之後,迎來的​ 第一個回覆不是一個故事。她想了一陣子,然後說:「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些人他其實會怕黑,或者是黑暗...你覺得黑暗代表的是什麼?」她突然打住並好奇地問著我。正當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時候,與我一起專訪的林威丞學長回答:「就是你會恐慌,然後不敢踏出你腳下的那一步,就是你的前後左右都變得沒有意義,然後你不知道你是在什麼樣的空間裡面,會想要求助,想要找到一個安定的或是摸到一個實際的物體、牆,或者身旁有什麼其他的人。」她很滿意學長的回覆,隨之也為我解答:「有些人可能會聯想到很多過去不好的經驗。比如說,他小時候被關在衣櫥裡,比如說,他去開刀,然後可能生命很垂危,可能會想到一件不好的例子。他們進去肯定會害怕,然後心裡會想到這些事情,就會哭得很傷心、很難過,就想到說,他那時候進開刀房差點死掉或是什麼。」而這些少數發生的特別例子,讓她能引導這些人走出黑暗的陰影,至少讓他們可以在一旁看著其他人體驗全黑環境。 

最後她也肯定地跟我們說:「我覺得可以幫助這些人突破黑暗,然後再踏進一步,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很有價值的。」

 

探索視障者就業的可能性:張馨方

受訪者:黑暗對話工作坊課務部主任 張馨方

採訪:洪瑞隆、林威丞

編輯:洪瑞隆


張馨方目前是「黑暗對話工作坊」的課務部主任,也是臺灣第一位黑暗對話工作坊「全職培訓師」。特別的是,她大學的主修專業是國樂系。究竟她怎麼會從國樂系到現在的公司上班呢?還有,低視能者在人生經歷中有什麼特別的適應方式嗎? 


 

黑暗對話」是什麼? 

全名為「黑暗對話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在2011年授權自德國的「對話社會企業」。他們希望能用商業模式來拓展社會服務的功能,並達到自給自足的目的。而他們的社會使命就是「為視障者推動一個公平及友善的就業環境,並以同理心為社會祥和奠定基石」。為了具體實現其使命,他們舉辦「黑暗對話」工作坊 ,讓參與者在完全黑暗的環境中,體驗黑暗帶來的衝擊,並在光亮中省思人的核心價值。使參與者在體驗後,能在工作態度、人際互動、對身心障礙者的態度上,做出具體改變。 

 

平時的工作內容 

現在身為課務部主任的她,平時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發想課程跟執行。這家公司的體驗活動大致可分成兩類,一是教育培訓類,二是療育類。簡單來說,若有企業想要培養員工的領導力、溝通力、團隊合作或者是突破框架等等的能力時,就會採用教育培訓類的活動。那如果只是單純想讓員工紓壓等等的心靈療癒的功用的話,就是用療育類的體驗,如:音樂會、類密室逃脫。 

 

「全職」培訓師是什麼? 

她也向我們解釋,第一位全職培訓師的由來。在進入詳細解說前,她先釐清自己不是第一位培訓師。原來當初是先派四位種子培訓師去上海受訓,然後種子培訓師再回臺灣培訓更多人。這番回答讓我更好奇這名稱的由來,她解釋說,一開始她是兼職培訓師,後來才成為全職培訓師,其中的差異就是,兼職培訓師是有課程要帶才會出現在公司,而全職培訓師就是公司的全職員工,除了帶課程之外,還會參與課程發想等等更多的公司事務。 

 

選工作的話要先求有再求好 

她在臺北讀完國樂系後,深知音樂路的收入不穩定,不過自己又很想在台北好好獨立生活,也就是完全不跟爸媽拿錢,且因為她想開創視障者的其他就職可能,因此不願意回到家中從事按摩業,所以她勢必要先找到一份工作能支撐生活所需,才能達成獨立生活的目的,所以才會有「選工作要先求有再求好」的價值觀。 

不過,在我聽完上述回答後,心中很快就有個疑問:為什麼這些想法的前提都是想住在台北呢? 

 

視障者對於居住地區(臺北)的喜好 

她表示第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想要開創視障者的就業可能性,畢竟臺北的工作機會比較多。再來是第二點,她提到開車、騎車都不在視障者的通勤選項內,因此只剩下計程車跟大眾運輸系統這兩選項,不過前者太花錢,因此不能常常使用,而對於台南人的她而言,台南的公車沒有像北部的公車、捷運系統這麼方便,因此,交通機能方便又有多樣工作機會的臺北就自然地成為視障者的宜居城市。 

 

視障者就業的困難

「本來可能是履歷寫得還不錯,然後照片也看不出眼睛怎麼樣,可是當我真的到了現場,當他看到我的眼睛的時候,5分鐘就把我打發了。」她無奈地摘下黑框眼鏡說。對於大學專業是國樂系的她而言,畢業後不想走收入不穩定的音樂路,不過,也不知自己可以做什麼工作的情況下,只能去應徵行政櫃台之類的職務,卻遭遇這類的待遇,使她心灰意冷。 

說完這些話之後,雙方都靜默沉澱一陣子,隨後她又補充剛剛說的事情。「當他看我眼睛是這樣的時候,其實他們......怎麼講.....就是......就是你就會感覺到他,面有難色。」她緩慢地訴說這件事情。突然之間,她發揮了一些幽默感,馬上接續說:「哦!不是!我看不到他的面,就是他在言談之中,是有為難的。」 

幸好,最後她在「愛盲基金會」找到總機的職位。 

 

自行開創職位價值 

起初,愛盲基金會徵總機的用意只是想要一個可以接電話跟打掃的人。不過她自己努力爭取其他事務,再加上有主管的支持,因此開始做收發公文、會議室管理、文書管理等等的工作。在訪談中,她也以自己為傲、滿懷自信的跟我們說:「後來那個工作變得很忙,就是接我工作的人,必須要收發文,然後必須要幹嘛......,就是弄得很總管。所以,我無形中開創了那個工作的價值」。透過這故事讓我們知道,我們可以透過自身的努力去為一個看似很簡易的職位增加價值。 

而且,這個工作機會也讓她有機會去接受培訓,成為全臺第一位全職培訓師,加入黑暗對話,所以在我心中,這應該算是她的人生轉捩點吧。 

 

解謎:視障者的文書處理利器

在約訪的過程中,我曾想說是不是應該用通電話的方式直接與她聯繫,但是她告知我她可以「閱讀」那份文件,然後訪談中又得知,她的工作需要處理很多文書事務,更讓我好奇她是使用什麼好工具。一開始查資料時,我以為她是使用「盲用打字機」,因此藉著訪談,想親口直接詢問她。沒想到,問完之後,我被半吐槽。她說:「現在盲用打字機已經很少人在用了,那已經是很過去的東西。你可能要把它想成是語音輔助軟體,它可以灌在電腦,那它可以辨識所有的文字,閱讀所有的文字。」現在回想那時的景象,覺得自己對視障者的生活的刻板印象,或者說基本的認知,實在是太過時了。 

 

尊重每個職業

「我已經強調很多次,我是尊重每一個職業的。」她知道這篇專訪是要給即將踏入職場的畢業生看的,因此她特意跟我分享心態的部分,而這句話在這一個多小時的訪談中,她已經談到5、6次,可想而知,這句話在她心中的分量。訪談中她提到有些人會表示出對按摩業或是對於清潔人員的不屑,「其實我心裡覺得,每一個行業我都覺得應該是要被尊重的,我不太覺得應該拿這件事情來做文章」。 

 

黑暗的意義及影響 

隨著訪談進入尾聲,漸漸地比較清楚她的工作,我也好奇一個基本但是重要的問題,「工作的時候有發生什麼受挫或是難過之類的經驗嗎?」不過當我詢問之後,迎來的​ 第一個回覆不是一個故事。她想了一陣子,然後說:「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些人他其實會怕黑,或者是黑暗...你覺得黑暗代表的是什麼?」她突然打住並好奇地問著我。正當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時候,與我一起專訪的林威丞學長回答:「就是你會恐慌,然後不敢踏出你腳下的那一步,就是你的前後左右都變得沒有意義,然後你不知道你是在什麼樣的空間裡面,會想要求助,想要找到一個安定的或是摸到一個實際的物體、牆,或者身旁有什麼其他的人。」她很滿意學長的回覆,隨之也為我解答:「有些人可能會聯想到很多過去不好的經驗。比如說,他小時候被關在衣櫥裡,比如說,他去開刀,然後可能生命很垂危,可能會想到一件不好的例子。他們進去肯定會害怕,然後心裡會想到這些事情,就會哭得很傷心、很難過,就想到說,他那時候進開刀房差點死掉或是什麼。」而這些少數發生的特別例子,讓她能引導這些人走出黑暗的陰影,至少讓他們可以在一旁看著其他人體驗全黑環境。 

最後她也肯定地跟我們說:「我覺得可以幫助這些人突破黑暗,然後再踏進一步,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很有價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