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銀行總監—邵璦婷

修改時間:2021年8月26日 10:15

內容

文化銀行總監—邵璦婷

採訪編輯:何文馨、洪瑞隆

 

創立初期:資金問題

  2016年,台灣第一間文化銀行成立了。在創業的初期,文化銀行尚未找到一個穩定的商業模式,且經營民宿留下的資金也逐漸耗減,資金就成了一個嚴峻的問題。當我們問及當時文化銀行是如何籌措經費時,邵璦婷笑著說:「剛起步的時候,只有三種F會借錢給你,那就是家人(Family),朋友(Friend),還有傻瓜(Fool)。最一開始的錢是這麼來的。」除了親朋好友的幫助外,她補充:除了親友的幫助,另外公司有申請台北的創業補助,以及參加創業比賽,如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等等。「等公司有一定規模之後,我們就開始接案子。」

 

政府投標的優劣

  目前政府標案大約佔了文化銀行總收入的一半以上。接著,她提到接政府的標案既有優勢也有劣勢。在向我們分享之前,她為我們破除了一個迷思:並不是所有接政府標案的公司都是不具有競爭力的,執行政府標案也需要一定水準的手段跟方式,並且還要與政府溝通,說服政府做出體制內的改變,是不同的挑戰。「其實現在有許多大型活動的背後都有優秀的團隊在運作,而那些團隊不論在哪個領域中都是頂尖的。」她說道。

  她提到就公司營運的層面來看,政府標案是一個相對風險低、穩定度高的收入來源,對於整個公司的金流循環十分有幫助。同時,政府相較於一般民間或是商業類型的案子會顯得較為保守,行政程序複雜,限制也更多,在溝通上需要花更多的心力。今年和去年受到疫情影響,許多展覽和活動都接連取消,許多行業面臨著風險,包括一些不接政府標案的同行。但由於政府每年的出款時間固定,因此文化銀行受到的衝擊較小。

 

文化銀行三元素

  邵璦婷認為,有三個特質是文化銀行所需要的。首先,是熱忱。目前文化銀行的工作約有八成和歷史或文化有關,在進行工作時需要研讀大量的史料,「如果對這些議題沒有興趣的話,過程會是非常枯燥的。」她解釋,對於這些議題,需要心中有一些火花,或是有自己的想法或想像,甚至不用侷限於歷史,不論是對哪個領域感興趣都可以。「比如我們有個同事之前是從事演唱會相關活動的,因此她對於活動規畫非常擅長,而她也認為將歷史和文化做結合是非常有趣的。現在很多活動的案子都是她負責。」

  第二個是創意與學習能力。文化銀行是文創產業,而這產業大多依然是從事創意發想,「你不可能坐在電腦前冥思苦想,就想出一個創意來。」因此她認為要一直不斷地學習,不斷地接觸新的事物、新的潮流,不斷地思考如何將新獲得的事物進行跨界結合。她再次強調對學習的熱忱是很重要的,不然想到腦力枯竭也還是一無所獲。

  最後一個,是適應變化的能力。文創產業的變遷快速,一不留神就會被潮流甩在身後,因此能夠快速因應展業的發展,找到對的工作方式是非常重要的。文化銀行和一般的大型企業不同,組織較平面、分工不像大公司一樣層層分明;在這裡,更多的是需要綜合性的能力,多工的參與專案。

 

關於學業與活動

  關於我們應該要專注在尋就業機會還是享受學生身分的這個問題,她答道:「我覺得要多方參與。」

  她的觀點是:積累人脈、參加活動和創造經驗是重要的,特別是校級或以上的活動。參與校際的交流可以跳脫出自己的舒適圈,了解同年齡層的人的想法。同時累積活動經驗、社團經驗、實習經驗或是比賽,對於應徵工作時都會有幫助。

 

人文社科教育給予的幫助

  「我覺得人社系教會我抓到問題的癥結點的能力與思考方式。」

  她向我們解釋,人文學科的方面的教育讓她具備找出問題,並且挖掘問題背後不為人知的議題的能力。這件事在從業上給了她一些幫助,例如察覺每個人在議題上的立場,公司經營的氛圍,或是專案執行中和別人溝通的方式。畢業之後,她也希望除了了解理論,也可以親身進行議題的實踐。這就是後來邵璦婷選擇創業而不是繼續在人文學科學位深造的原因。

       同時她指出在電子產業中,學經歷是非常重要的。有許多一線的公司只徵收國內幾所特定學校和國外學校的學生,因此如果沒有碩士學位,很可能會與面試機會失之交臂。另外對於電子類學生而言,投資學習等同於投資未來的薪水和職位。花費大約兩年半時間讀完碩士後,面試上的機率會大幅提升,薪水也較學士高出許多;博士則還能替自己爭取到更多升遷的機會。

  最後她說:「人社系比較像是啟蒙,給了我對於議題不一樣的想像跟切入角度。但是解決問題的部分,學校跟書裡面不會教,只能出社會來尋找。這部分需要花很大的心力。」因此她建議文史哲領域的學生如果不選擇升學,可以先出社會嘗試,明白自己的不足和興趣所在後,再回學校研讀。

   

最「難」採訪的傳統文化

  關於這個問題,她的回答是:每一項文化都不容易,因為每一項文化都有它的難點,也都會有不同的眉角。「到目前為止,也常常遇到採訪的文章被糾正,比如文化中的專業用詞,一旦用錯就會產生很大的區別。」因此她認為每一個文化在採訪上都有一定的困難度。不過牽扯到信仰相關的文化特別容易引起關注,也特別困難:如果單是理解的話非常簡單,但一旦涉及了解信仰儀式的步驟、使用的工具或是儀式的順序,這些都是十分複雜的。

 

文化銀行得到的回饋與質疑

  「口頭也有,傳到粉專私訊也有,或者是報導底下的留言都有,都蠻多的。然後有批評有指教,也有正面的回饋。」

  她說,有些人會稱讚,覺得年輕人紀錄即將消失的傳統文化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也遇過採訪的老師向他們表達感動,感謝他們把他這一生的努力記錄下來;同時也會有一些誤植的部分或是價值觀的衝突。「比如在採訪金紙的師父,或是採訪製香工藝的報導下,會有留言認為這些文化不用報導,因為不應該再燒金紙,也不應該再燒香拜拜,會造成空氣污染。」

  對於相同議題的不同的觀點,她表示文化銀行都會看到,有做不好的地方,他們也會改進。

文化銀行總監—邵璦婷

採訪編輯:何文馨、洪瑞隆

 

創立初期:資金問題

  2016年,台灣第一間文化銀行成立了。在創業的初期,文化銀行尚未找到一個穩定的商業模式,且經營民宿留下的資金也逐漸耗減,資金就成了一個嚴峻的問題。當我們問及當時文化銀行是如何籌措經費時,邵璦婷笑著說:「剛起步的時候,只有三種F會借錢給你,那就是家人(Family),朋友(Friend),還有傻瓜(Fool)。最一開始的錢是這麼來的。」除了親朋好友的幫助外,她補充:除了親友的幫助,另外公司有申請台北的創業補助,以及參加創業比賽,如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等等。「等公司有一定規模之後,我們就開始接案子。」

 

政府投標的優劣

  目前政府標案大約佔了文化銀行總收入的一半以上。接著,她提到接政府的標案既有優勢也有劣勢。在向我們分享之前,她為我們破除了一個迷思:並不是所有接政府標案的公司都是不具有競爭力的,執行政府標案也需要一定水準的手段跟方式,並且還要與政府溝通,說服政府做出體制內的改變,是不同的挑戰。「其實現在有許多大型活動的背後都有優秀的團隊在運作,而那些團隊不論在哪個領域中都是頂尖的。」她說道。

  她提到就公司營運的層面來看,政府標案是一個相對風險低、穩定度高的收入來源,對於整個公司的金流循環十分有幫助。同時,政府相較於一般民間或是商業類型的案子會顯得較為保守,行政程序複雜,限制也更多,在溝通上需要花更多的心力。今年和去年受到疫情影響,許多展覽和活動都接連取消,許多行業面臨著風險,包括一些不接政府標案的同行。但由於政府每年的出款時間固定,因此文化銀行受到的衝擊較小。

 

文化銀行三元素

  邵璦婷認為,有三個特質是文化銀行所需要的。首先,是熱忱。目前文化銀行的工作約有八成和歷史或文化有關,在進行工作時需要研讀大量的史料,「如果對這些議題沒有興趣的話,過程會是非常枯燥的。」她解釋,對於這些議題,需要心中有一些火花,或是有自己的想法或想像,甚至不用侷限於歷史,不論是對哪個領域感興趣都可以。「比如我們有個同事之前是從事演唱會相關活動的,因此她對於活動規畫非常擅長,而她也認為將歷史和文化做結合是非常有趣的。現在很多活動的案子都是她負責。」

  第二個是創意與學習能力。文化銀行是文創產業,而這產業大多依然是從事創意發想,「你不可能坐在電腦前冥思苦想,就想出一個創意來。」因此她認為要一直不斷地學習,不斷地接觸新的事物、新的潮流,不斷地思考如何將新獲得的事物進行跨界結合。她再次強調對學習的熱忱是很重要的,不然想到腦力枯竭也還是一無所獲。

  最後一個,是適應變化的能力。文創產業的變遷快速,一不留神就會被潮流甩在身後,因此能夠快速因應展業的發展,找到對的工作方式是非常重要的。文化銀行和一般的大型企業不同,組織較平面、分工不像大公司一樣層層分明;在這裡,更多的是需要綜合性的能力,多工的參與專案。

 

關於學業與活動

  關於我們應該要專注在尋就業機會還是享受學生身分的這個問題,她答道:「我覺得要多方參與。」

  她的觀點是:積累人脈、參加活動和創造經驗是重要的,特別是校級或以上的活動。參與校際的交流可以跳脫出自己的舒適圈,了解同年齡層的人的想法。同時累積活動經驗、社團經驗、實習經驗或是比賽,對於應徵工作時都會有幫助。

 

人文社科教育給予的幫助

  「我覺得人社系教會我抓到問題的癥結點的能力與思考方式。」

  她向我們解釋,人文學科的方面的教育讓她具備找出問題,並且挖掘問題背後不為人知的議題的能力。這件事在從業上給了她一些幫助,例如察覺每個人在議題上的立場,公司經營的氛圍,或是專案執行中和別人溝通的方式。畢業之後,她也希望除了了解理論,也可以親身進行議題的實踐。這就是後來邵璦婷選擇創業而不是繼續在人文學科學位深造的原因。

       同時她指出在電子產業中,學經歷是非常重要的。有許多一線的公司只徵收國內幾所特定學校和國外學校的學生,因此如果沒有碩士學位,很可能會與面試機會失之交臂。另外對於電子類學生而言,投資學習等同於投資未來的薪水和職位。花費大約兩年半時間讀完碩士後,面試上的機率會大幅提升,薪水也較學士高出許多;博士則還能替自己爭取到更多升遷的機會。

  最後她說:「人社系比較像是啟蒙,給了我對於議題不一樣的想像跟切入角度。但是解決問題的部分,學校跟書裡面不會教,只能出社會來尋找。這部分需要花很大的心力。」因此她建議文史哲領域的學生如果不選擇升學,可以先出社會嘗試,明白自己的不足和興趣所在後,再回學校研讀。

   

最「難」採訪的傳統文化

  關於這個問題,她的回答是:每一項文化都不容易,因為每一項文化都有它的難點,也都會有不同的眉角。「到目前為止,也常常遇到採訪的文章被糾正,比如文化中的專業用詞,一旦用錯就會產生很大的區別。」因此她認為每一個文化在採訪上都有一定的困難度。不過牽扯到信仰相關的文化特別容易引起關注,也特別困難:如果單是理解的話非常簡單,但一旦涉及了解信仰儀式的步驟、使用的工具或是儀式的順序,這些都是十分複雜的。

 

文化銀行得到的回饋與質疑

  「口頭也有,傳到粉專私訊也有,或者是報導底下的留言都有,都蠻多的。然後有批評有指教,也有正面的回饋。」

  她說,有些人會稱讚,覺得年輕人紀錄即將消失的傳統文化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也遇過採訪的老師向他們表達感動,感謝他們把他這一生的努力記錄下來;同時也會有一些誤植的部分或是價值觀的衝突。「比如在採訪金紙的師父,或是採訪製香工藝的報導下,會有留言認為這些文化不用報導,因為不應該再燒金紙,也不應該再燒香拜拜,會造成空氣污染。」

  對於相同議題的不同的觀點,她表示文化銀行都會看到,有做不好的地方,他們也會改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