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惠」與「貞」誠

修改時間:2022年9月11日 23:06

內容

智「惠」與「貞」誠——益華電腦前處長之省思與進步

採訪編輯者:許配慈

簡介

王惠貞,1983年畢業於國立交通大學電子工程學系,兩年後電子研究所畢業。優異的表現與不懈的努力使她一路做到益華電腦的研發處長職位,但她選擇在年剛半百時退休,毅然決然投入全職義工的愉快生活。

 

學生時期

王惠貞就讀交大時,校園女生極其稀少,在都是男學生的環境中,她不只與教授關係良好,還和學長姐及其他系所的學弟妹認識聊天當朋友。再加上她擁有對人長相、聲音及姓名敏感的特質,在與人初見面瞭解後,第二次再見時即可叫出對方姓名,令人印象深刻,無形之中,就建立了人脈基礎。她認為,在大學時期的社交圈很重要,應該多方面認識來自不同生活圈、不同領域的朋友,而不是等進入職場才開始打交道。

升上大三時,惠貞積極利用暑假時間在工研院工讀,她在CAD部門實驗研究如何改變MOS電晶體的特性曲線,再利用參數推導出公式。大四時,她開始在工研院做part time job。她提到,這個實習內容剛好成為她的畢業專題主題,繳交了很突出的專題報告。當時同學的報告都是黑白印刷,她利用工讀的資源來完成自己的報告,所以色彩繽紛。在學以致用的同時,懂得善用資源。在她看來,於工研院工讀的這個機會更奠定之後上班的人脈基礎,與她同部門的許多同事在她就業後不久紛紛出來開公司當老闆。

 

最酷的第一個offer

惠貞電子研究所畢業時,是系所上唯一一位女性研究生。她一如既往地有著優秀表現,使她在研讀碩士班時就獲得益華電腦的offer。

益華電腦是一間美商公司,當時尚未在台灣成立辦公室,他們提供她前往美國的簽證、來回美國的機票、四人房house的住宿費、購買二手車的費用及月均生活費。1985年6月,也就在碩士班畢業的隔天,她開始了這份充滿挑戰性的工作。隔年4月,台灣辦公室成立,她將在美國做的project帶回來並繼續處理。一年後,內轉到美國當在美員工,剛好遇上公司合併,她選擇回到台灣工作。

歷經數次升遷之後,1991年,惠貞正式成為台灣公司最高職位的處長。從工程師到管理者,這一路上她很感謝公司給予的training,讓她受益匪淺。

 

21世紀以前的國際化公司

益華電腦是一間國際化公司,在世界各國都有辦公室,大老闆的理念是:一項產品在每個小時都有人在做。例如美國部門的人在下班時把進度告訴台灣部門的人,台灣接著做,直到美國的部門上班,那時問題也許就會減少很多,甚至有可能已經解決。當然,這麼做有利有弊。好處是在客戶遇到問題時,可以即時迅速處理,且可以從多個角度看待及解決,效率也會大幅提升。相對的,缺點要考慮到當時沒有網路,通訊只能靠電話,如果有source code的問題,都需要利用電話線一點一點、很慢地傳送資料。那時候,台灣才剛開始緩緩接觸全球化的價值觀,會有人感到新鮮,也會有人感到抗拒。

2001年,益華電腦打算在俄羅斯成立處所,她便飛去俄羅斯出差探訪工作地點及周遭環境。惠貞驕傲地分享,她工作期間出差去過許多國家,包括:瑞典、德國、印度、日本、韓國、美國等國。也因此,她飛機里程升等成金卡。年屆30歲的她很勇,彷彿天不怕地不怕,出差、轉機、查找旅館全都自己一手包辦。

 

矩陣式的管理

益華電腦選擇使用矩陣式的管理方式,這種管理方式的橫軸為產品product,縱軸為據點site。經營方式即一個產品會有一位負責人,一個據點也會有一位主管。一個產品可能會在不同據點創建,所以當產品負責人要在與不同據點建立一個團隊接洽時,會需要找據點的主管人。惠貞提到,國際化的公司幾乎都採用這樣的矩陣式管理。

身為前處長,惠貞曾是據點主管人site manager,主要負責在台灣據點尋找人才,但也需要處理裁員的事宜。在豐富的產品開發經驗後,她成為product manager開始負責管理產品線,其中成員橫跨大陸、莫斯科、法國等國,讓她結識許多朋友。雖然據點之間可以互相交流,但有時也是一種競爭,比如不同公司在工作上遇到問題,這時候就需要看哪一間公司最先解決問題,以能力搶客戶。還有就是,可能美國據點的工作環境或薪資比台灣來得好,就會有台灣人想往外移動,導致人才流失被搶走。

 

人脈與性格的重要性

惠貞社交範圍廣泛,曾經受聘負責CAD的出題、當裁判、解決設計問題等。因為大部分參賽或考試選手不止參加一項比賽,再加上惠貞過目不忘的本事,往往在面試時對於見過面的參賽者,除了詢問專業技術的問題以外,她還會進一步瞭解他與教授間的互動情況及遇到問題的處理方式等。

她印象中有一位台大碩士畢業生,擁有豐富多樣競賽活動的亮麗履歷,並獲得漂亮的成績與名次,但是在面試過程中,她感覺不到他的熱情,彷彿他對一切都無所謂,只要按部就班地上班賺錢就好。於是,惠貞打電話詢問他的教授,希望瞭解這位學生的情況,發現他家境很優渥,出去玩時還會買伴手禮送給家人。雖然他各方面的表現都很卓越,但是惠貞最終還是沒有聘請他來上班,因為在她看來,對於工作的熱情遠比對專業知識的掌握度來得重要。有熱情的人會積極學習,這樣才能在團隊做出貢獻,合作也能更容易溝通。

 

工作中的迷茫

身為一位處長,惠貞需要一直招募人才,令她煩惱的是,雖然她一直應徵求才,但同時也會有人離開,職位的缺口始終填不滿。工作繁重又遇缺少人手的狀況時,常常需要從早忙到晚,從幫忙接客戶電話的小事情到出差幫客戶解決問題,都會令她倍感壓力。難上加難的是,她的老闆也會異動,於是她就需要認識老闆、重新介紹台灣這一據點及此據點如何運作等。若老闆沒有足夠瞭解台灣據點每位員工存在的意義,很有可能會要求她裁員。這樣不僅耗時,還需要花費更多精力來磨合。

曾經有一位老闆,他個性固執、很難溝通。當時的惠貞還不太懂得該如何與這樣的上司溝通,導致她每天都不想上班,甚至採取抗爭的態度硬碰硬。後來,她在思考這件事時,她認為自己應該要學習調整,去尋求不同的處理方式,如此一來才能夠真正將問題解決。

還有一次,在她面試一位應徵者時被問到:「益華電腦經常裁員,是因為公司財務不穩定、還是有什麼其他原因呢?」她認真思考之後回覆道:

「無論公司財務狀況好壞,都會有裁員的情形發生,但只要你表現良好,有存在價值,就不用擔心被裁員的問題。」

任誰都會有工作上的壓力與不順,惠貞也不例外。在惠貞大兒子十歲左右,每天,她除了忙碌於解決工作上的問題之外,還需要經常出差,她認為自己給予家庭的時間非常不夠,在認為自己顧不好家庭的情況下,工作又頓失成就感,使她感覺人生並不順利,彷彿自己是一隻在人生道路上迷途的羔羊。

 

致力於全職義工的契機

台灣舊制勞基法,工作年滿25年即可退休。2010年,惠貞滿足了退休條件,此時她的兒子差不多到了就讀大學的年紀,她經常會重新審視自己「做那麼多,到底為了什麼」。她知道,除了工作帶來的成就感及支持家庭的經濟以外,生命應該還有其他意義。

然而人生就是這麼奇妙,她擔任台中女中畢業30年的聚會招待,開始利用Google搜尋一些失聯多年的同學伙伴。其中有一位同學從台中一中轉到雲林一所住宿學校教書。這個學校很傳統,平常沒有人能擁有電話,若要聯絡她,只能手寫信寄到她家,待她放假返家時才會看到。經過漫長的幾次聯絡後,惠貞瞭解到,這是所高中叫福智高中。福智建立的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都一應俱全,而且全都是住校制。家長整學期只能夠到學校懇親幾次。

時間來到隔年五月,惠貞碩士班的同學寄了一封電子郵件,講述福智主辦的企業主管生命成長營。迫切想要瞭解自己的生命目標以及福智到底在做什麼的情況下,她報名參加了這個營隊。與其他營隊大不相同的是,這裡的所有志工都充滿笑容與熱情,他們會積極幫忙搬運行李、每餐都以拍手唱歌歡迎每一位參加者。經過一番詢問,她發現大家都可以如此開心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都學習佛法,有一致的想法,相信幫助別人就會有福報,目標是要讓所有人歡喜。

雖然在此之前,惠貞沒有宗教信仰,但是她並不排斥,於是她開始與大家一同研討佛法。隨著時間推移,她開始感覺到,自己完全沒有必要跟其他人爭執,事情總是可以以更加理想的方式去解決。

學習佛法一年多後,也就是2011年,惠貞的丈夫因心肌梗塞先一步離開了人世。這時,學習到念死無常課程的她,雖然很傷心、很痛苦,但也學會重新調整心態來面對。她開始當義工,把學習到的概念練習實踐在生活中。由於想要更多瞭解像她兒子的年輕人在想些什麼,她決定加入大專青年成長營的義工團隊,於2014年成為一位全職義工。

 

迫切地被需要

然而在2015年,有一位朋友把惠貞推薦給新思科技,老闆打電話告訴她因為自己需要常駐美國,而台灣據點需要一位有經驗的人負責管理,希望她可以加入。歷經風雨的惠貞一聽工作內容就知道,這個職位一定要全職才能夠承擔。她先是婉拒,後來因為老闆極力邀約,多次見面與她分享工作的事情,惠貞也因為聽到公司裡面年輕人都很上進,是一個很棒的團隊,讓惠貞看到希望,所以決定幫助老闆帶領這個團隊。

她表示,最後打動她的不是錢財或是公司未來的發展,而是團隊的能力與熱情。

於是惠貞展開了白天上班、晚上參加義工課程的生活。經過磨合期後,她開始每三個月詢問團隊成員對未來的規劃。她希望每位成員都能夠清楚知道自己所追求的目標,一旦目標明確,就要提前做好準備,而不是每天過著重複上下班的生活。除此之外,還要觀察自己未來的接班人選,需要為其培養何種能力,自己負責的部分將來該交接給誰處理等。

關於這一點,惠貞也以身作則。她在2018年5月向常駐美國的老闆提出離職的想法時,她勾勒了自己的藍圖,其中包括誰具備怎樣的工作能力、誰能夠負責怎樣的工作內容、團隊的進度為何等。其穩重的做事態度,也讓她順利在當年12月全身而退。

 

人生的進步

惠貞認為人一生都要追求進步,她也鞭策自己不斷自我提升,對比在益華電腦與新思科技這兩份工作來看,心態就有明顯的不同。雖然工作內容相差不多,但是在益華電腦時她比較執著於完成事情的成就感以及與不同據點爭奪人才的競爭等,而在新思科技,她開始幫助團隊成員,享受與下屬一同工作的過程、提供他們成長的道路等。用惠貞自己的話來說,「在益華電腦就像是在挖寶藏,而在新思科技用的是心、為他人著想」。

也就是因為在不同階段回顧自己的過往,才能使惠貞看清楚自己的優缺點,在未來人生中享受生活、珍惜與分享。

 

智「惠」與「貞」誠——益華電腦前處長之省思與進步

採訪編輯者:許配慈

簡介

王惠貞,1983年畢業於國立交通大學電子工程學系,兩年後電子研究所畢業。優異的表現與不懈的努力使她一路做到益華電腦的研發處長職位,但她選擇在年剛半百時退休,毅然決然投入全職義工的愉快生活。

 

學生時期

王惠貞就讀交大時,校園女生極其稀少,在都是男學生的環境中,她不只與教授關係良好,還和學長姐及其他系所的學弟妹認識聊天當朋友。再加上她擁有對人長相、聲音及姓名敏感的特質,在與人初見面瞭解後,第二次再見時即可叫出對方姓名,令人印象深刻,無形之中,就建立了人脈基礎。她認為,在大學時期的社交圈很重要,應該多方面認識來自不同生活圈、不同領域的朋友,而不是等進入職場才開始打交道。

升上大三時,惠貞積極利用暑假時間在工研院工讀,她在CAD部門實驗研究如何改變MOS電晶體的特性曲線,再利用參數推導出公式。大四時,她開始在工研院做part time job。她提到,這個實習內容剛好成為她的畢業專題主題,繳交了很突出的專題報告。當時同學的報告都是黑白印刷,她利用工讀的資源來完成自己的報告,所以色彩繽紛。在學以致用的同時,懂得善用資源。在她看來,於工研院工讀的這個機會更奠定之後上班的人脈基礎,與她同部門的許多同事在她就業後不久紛紛出來開公司當老闆。

 

最酷的第一個offer

惠貞電子研究所畢業時,是系所上唯一一位女性研究生。她一如既往地有著優秀表現,使她在研讀碩士班時就獲得益華電腦的offer。

益華電腦是一間美商公司,當時尚未在台灣成立辦公室,他們提供她前往美國的簽證、來回美國的機票、四人房house的住宿費、購買二手車的費用及月均生活費。1985年6月,也就在碩士班畢業的隔天,她開始了這份充滿挑戰性的工作。隔年4月,台灣辦公室成立,她將在美國做的project帶回來並繼續處理。一年後,內轉到美國當在美員工,剛好遇上公司合併,她選擇回到台灣工作。

歷經數次升遷之後,1991年,惠貞正式成為台灣公司最高職位的處長。從工程師到管理者,這一路上她很感謝公司給予的training,讓她受益匪淺。

 

21世紀以前的國際化公司

益華電腦是一間國際化公司,在世界各國都有辦公室,大老闆的理念是:一項產品在每個小時都有人在做。例如美國部門的人在下班時把進度告訴台灣部門的人,台灣接著做,直到美國的部門上班,那時問題也許就會減少很多,甚至有可能已經解決。當然,這麼做有利有弊。好處是在客戶遇到問題時,可以即時迅速處理,且可以從多個角度看待及解決,效率也會大幅提升。相對的,缺點要考慮到當時沒有網路,通訊只能靠電話,如果有source code的問題,都需要利用電話線一點一點、很慢地傳送資料。那時候,台灣才剛開始緩緩接觸全球化的價值觀,會有人感到新鮮,也會有人感到抗拒。

2001年,益華電腦打算在俄羅斯成立處所,她便飛去俄羅斯出差探訪工作地點及周遭環境。惠貞驕傲地分享,她工作期間出差去過許多國家,包括:瑞典、德國、印度、日本、韓國、美國等國。也因此,她飛機里程升等成金卡。年屆30歲的她很勇,彷彿天不怕地不怕,出差、轉機、查找旅館全都自己一手包辦。

 

矩陣式的管理

益華電腦選擇使用矩陣式的管理方式,這種管理方式的橫軸為產品product,縱軸為據點site。經營方式即一個產品會有一位負責人,一個據點也會有一位主管。一個產品可能會在不同據點創建,所以當產品負責人要在與不同據點建立一個團隊接洽時,會需要找據點的主管人。惠貞提到,國際化的公司幾乎都採用這樣的矩陣式管理。

身為前處長,惠貞曾是據點主管人site manager,主要負責在台灣據點尋找人才,但也需要處理裁員的事宜。在豐富的產品開發經驗後,她成為product manager開始負責管理產品線,其中成員橫跨大陸、莫斯科、法國等國,讓她結識許多朋友。雖然據點之間可以互相交流,但有時也是一種競爭,比如不同公司在工作上遇到問題,這時候就需要看哪一間公司最先解決問題,以能力搶客戶。還有就是,可能美國據點的工作環境或薪資比台灣來得好,就會有台灣人想往外移動,導致人才流失被搶走。

 

人脈與性格的重要性

惠貞社交範圍廣泛,曾經受聘負責CAD的出題、當裁判、解決設計問題等。因為大部分參賽或考試選手不止參加一項比賽,再加上惠貞過目不忘的本事,往往在面試時對於見過面的參賽者,除了詢問專業技術的問題以外,她還會進一步瞭解他與教授間的互動情況及遇到問題的處理方式等。

她印象中有一位台大碩士畢業生,擁有豐富多樣競賽活動的亮麗履歷,並獲得漂亮的成績與名次,但是在面試過程中,她感覺不到他的熱情,彷彿他對一切都無所謂,只要按部就班地上班賺錢就好。於是,惠貞打電話詢問他的教授,希望瞭解這位學生的情況,發現他家境很優渥,出去玩時還會買伴手禮送給家人。雖然他各方面的表現都很卓越,但是惠貞最終還是沒有聘請他來上班,因為在她看來,對於工作的熱情遠比對專業知識的掌握度來得重要。有熱情的人會積極學習,這樣才能在團隊做出貢獻,合作也能更容易溝通。

 

工作中的迷茫

身為一位處長,惠貞需要一直招募人才,令她煩惱的是,雖然她一直應徵求才,但同時也會有人離開,職位的缺口始終填不滿。工作繁重又遇缺少人手的狀況時,常常需要從早忙到晚,從幫忙接客戶電話的小事情到出差幫客戶解決問題,都會令她倍感壓力。難上加難的是,她的老闆也會異動,於是她就需要認識老闆、重新介紹台灣這一據點及此據點如何運作等。若老闆沒有足夠瞭解台灣據點每位員工存在的意義,很有可能會要求她裁員。這樣不僅耗時,還需要花費更多精力來磨合。

曾經有一位老闆,他個性固執、很難溝通。當時的惠貞還不太懂得該如何與這樣的上司溝通,導致她每天都不想上班,甚至採取抗爭的態度硬碰硬。後來,她在思考這件事時,她認為自己應該要學習調整,去尋求不同的處理方式,如此一來才能夠真正將問題解決。

還有一次,在她面試一位應徵者時被問到:「益華電腦經常裁員,是因為公司財務不穩定、還是有什麼其他原因呢?」她認真思考之後回覆道:

「無論公司財務狀況好壞,都會有裁員的情形發生,但只要你表現良好,有存在價值,就不用擔心被裁員的問題。」

任誰都會有工作上的壓力與不順,惠貞也不例外。在惠貞大兒子十歲左右,每天,她除了忙碌於解決工作上的問題之外,還需要經常出差,她認為自己給予家庭的時間非常不夠,在認為自己顧不好家庭的情況下,工作又頓失成就感,使她感覺人生並不順利,彷彿自己是一隻在人生道路上迷途的羔羊。

 

致力於全職義工的契機

台灣舊制勞基法,工作年滿25年即可退休。2010年,惠貞滿足了退休條件,此時她的兒子差不多到了就讀大學的年紀,她經常會重新審視自己「做那麼多,到底為了什麼」。她知道,除了工作帶來的成就感及支持家庭的經濟以外,生命應該還有其他意義。

然而人生就是這麼奇妙,她擔任台中女中畢業30年的聚會招待,開始利用Google搜尋一些失聯多年的同學伙伴。其中有一位同學從台中一中轉到雲林一所住宿學校教書。這個學校很傳統,平常沒有人能擁有電話,若要聯絡她,只能手寫信寄到她家,待她放假返家時才會看到。經過漫長的幾次聯絡後,惠貞瞭解到,這是所高中叫福智高中。福智建立的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都一應俱全,而且全都是住校制。家長整學期只能夠到學校懇親幾次。

時間來到隔年五月,惠貞碩士班的同學寄了一封電子郵件,講述福智主辦的企業主管生命成長營。迫切想要瞭解自己的生命目標以及福智到底在做什麼的情況下,她報名參加了這個營隊。與其他營隊大不相同的是,這裡的所有志工都充滿笑容與熱情,他們會積極幫忙搬運行李、每餐都以拍手唱歌歡迎每一位參加者。經過一番詢問,她發現大家都可以如此開心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都學習佛法,有一致的想法,相信幫助別人就會有福報,目標是要讓所有人歡喜。

雖然在此之前,惠貞沒有宗教信仰,但是她並不排斥,於是她開始與大家一同研討佛法。隨著時間推移,她開始感覺到,自己完全沒有必要跟其他人爭執,事情總是可以以更加理想的方式去解決。

學習佛法一年多後,也就是2011年,惠貞的丈夫因心肌梗塞先一步離開了人世。這時,學習到念死無常課程的她,雖然很傷心、很痛苦,但也學會重新調整心態來面對。她開始當義工,把學習到的概念練習實踐在生活中。由於想要更多瞭解像她兒子的年輕人在想些什麼,她決定加入大專青年成長營的義工團隊,於2014年成為一位全職義工。

 

迫切地被需要

然而在2015年,有一位朋友把惠貞推薦給新思科技,老闆打電話告訴她因為自己需要常駐美國,而台灣據點需要一位有經驗的人負責管理,希望她可以加入。歷經風雨的惠貞一聽工作內容就知道,這個職位一定要全職才能夠承擔。她先是婉拒,後來因為老闆極力邀約,多次見面與她分享工作的事情,惠貞也因為聽到公司裡面年輕人都很上進,是一個很棒的團隊,讓惠貞看到希望,所以決定幫助老闆帶領這個團隊。

她表示,最後打動她的不是錢財或是公司未來的發展,而是團隊的能力與熱情。

於是惠貞展開了白天上班、晚上參加義工課程的生活。經過磨合期後,她開始每三個月詢問團隊成員對未來的規劃。她希望每位成員都能夠清楚知道自己所追求的目標,一旦目標明確,就要提前做好準備,而不是每天過著重複上下班的生活。除此之外,還要觀察自己未來的接班人選,需要為其培養何種能力,自己負責的部分將來該交接給誰處理等。

關於這一點,惠貞也以身作則。她在2018年5月向常駐美國的老闆提出離職的想法時,她勾勒了自己的藍圖,其中包括誰具備怎樣的工作能力、誰能夠負責怎樣的工作內容、團隊的進度為何等。其穩重的做事態度,也讓她順利在當年12月全身而退。

 

人生的進步

惠貞認為人一生都要追求進步,她也鞭策自己不斷自我提升,對比在益華電腦與新思科技這兩份工作來看,心態就有明顯的不同。雖然工作內容相差不多,但是在益華電腦時她比較執著於完成事情的成就感以及與不同據點爭奪人才的競爭等,而在新思科技,她開始幫助團隊成員,享受與下屬一同工作的過程、提供他們成長的道路等。用惠貞自己的話來說,「在益華電腦就像是在挖寶藏,而在新思科技用的是心、為他人著想」。

也就是因為在不同階段回顧自己的過往,才能使惠貞看清楚自己的優缺點,在未來人生中享受生活、珍惜與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