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材料到程式-跨領域之路

修改時間:2022年9月11日 23:06

內容

採訪編輯者:賴慎徽

2021年11月15日,Facebook公司宣布更改公司名為Meta,表示即將進軍元宇宙之領域,與此同時正在發展的人工智慧,如機器學習、深度學習等領域也都有新的發展與應用,當人類著重於利用資訊來發展科技時,同時地學習程式就成了全民趨勢,在這樣的趨勢下,交大材料系畢業並出國至Stanford 深造的廖揚鴻(jerry Liao)學長選擇了回到臺灣並創辦了StanCode,希望讓臺灣學生也能完整學習到來自世界頂尖名校的教育資源。

 

不一樣的路

相比於來自臺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多會選擇進入科技業工作,Jerry老師卻是選擇了以程式教育作為其教學的出發點,並且Jerry說道:其實無論在學校、校外或是透過網路都有嘗試過學習程式,可以說學程式是一種趨勢,甚至各國的領導者認為誰能在AI及程式發展上更好,便是一種國力的展現,但普遍人都會有學習程式覺得沒有天份,沒辦法學會的心態,Jerry說他一開始亦是如此,直到去了Stanford並上了programming methodology這門課而開始改變了他。與臺灣的教育制度截然不同,在Stanford更注重的是學生的回饋與吸收,若一個小節無法理解那就再拆分得更細,讓每個學生都能被確保順利學到知識,並且有許多的助教輔導同學,更重要的是,課程會隨著同學的回饋而改變內容,並非制式僵化的課程,這些深入淺出而精彩的課程帶給了Jerry深刻的印象,啟發了他想要回臺灣做程式教育的初衷。

在國外學習程式或是其他課程是十分昂貴的,這樣的價格使人卻

步,也因此能夠體驗到國外教育的人一直是寥寥無幾,但若是這樣的課能讓大部分人都能上呢? Jerry說這樣的想法帶給他不同的啟發,Jerry認為自己是一個資質平庸的人,但能因為接受這教育而有那麼大的轉變,在Stanford時因為學會程式而使對材料的研究有爆炸性的突破,並且因為是新的開創使Jerry拿到了當年度的傑出畢業生獎項。若是把這樣的教育帶給臺灣的大家,讓大家在能負擔的費用下獲得好的學習資源,並且每個人都能學會寫code愛上寫code,再去與自身領域作結合的話,那也就能讓臺灣未來變得更好,也就為臺灣教育出一份心力,秉持著這樣的想法,Jerry創立了StanCode。

 

創業的歷程

回到臺灣後,Jerry便決定要做程式教育,但程式教育也分成國小的程式教育、高中升大學的APCS、出國申請的程式檢定、或是想轉職成為軟體工程師……,若在當下選擇都採納作為客群的話,便會一頭空,因此Jerry選擇先接了家教班累積經驗,並且也回到母系交大材料為系上的學弟妹傳授知識解惑,然後摸清想要的方向後,再逐步的拓展領域,一切看似一帆風順,但其實不然。在剛開始時,被網路上的人攻擊不是本科專業,沒有知名度,以及準備AI班課程時都遇到了不少挫折,這些隱藏在背後的,是一種壓力,但也促使人突破,突破時也博得滿堂喝采。

在教材上,除了原先Stanford課程的知識外,同時包含了MIT online course、Havard online course和眾多學習上所累積的經驗,將這些經融會貫通後再整理成自己的想法教課,其實是十分不易的,幸好有貴人的相助,也有了團隊的夥伴,各司其職下一切得以步上軌道。

 

疫情所形成的波動

提到對未來的展望,Jerry說其實自從疫情以來世界變得十分不同,像是上課教學的模式也大幅改動,透過網路做即時的遠端教學是以前沒想過的,網路也解決了地理上位置的限制,使更多人都能受到這樣的教育,而事實上,網路上課的回饋其實是超乎預期的好,除了節省通勤時間外,可謂利多弊少。

 

對未來的展望

Jerry也提到,程式其實是一個工具,不論是政治系、法律系在Stanford都需要修程式,可以把程式當作是一種必備的技能,學會程式是輔助自身能在歸納數據上有更好的效率,像是Jerry在碩士班時做了關於電池的研究,但如何知道選到的電池是否良好?透過AI看電池數據就可以提早預判電池充放電曲線的好壞,而不必花費更多的時間來測試。如果大家都能勇於嘗試練習寫程式,習慣寫程式,愛上寫程式,那對於臺灣的發展一定是無限可期的。

採訪編輯者:賴慎徽

2021年11月15日,Facebook公司宣布更改公司名為Meta,表示即將進軍元宇宙之領域,與此同時正在發展的人工智慧,如機器學習、深度學習等領域也都有新的發展與應用,當人類著重於利用資訊來發展科技時,同時地學習程式就成了全民趨勢,在這樣的趨勢下,交大材料系畢業並出國至Stanford 深造的廖揚鴻(jerry Liao)學長選擇了回到臺灣並創辦了StanCode,希望讓臺灣學生也能完整學習到來自世界頂尖名校的教育資源。

 

不一樣的路

相比於來自臺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多會選擇進入科技業工作,Jerry老師卻是選擇了以程式教育作為其教學的出發點,並且Jerry說道:其實無論在學校、校外或是透過網路都有嘗試過學習程式,可以說學程式是一種趨勢,甚至各國的領導者認為誰能在AI及程式發展上更好,便是一種國力的展現,但普遍人都會有學習程式覺得沒有天份,沒辦法學會的心態,Jerry說他一開始亦是如此,直到去了Stanford並上了programming methodology這門課而開始改變了他。與臺灣的教育制度截然不同,在Stanford更注重的是學生的回饋與吸收,若一個小節無法理解那就再拆分得更細,讓每個學生都能被確保順利學到知識,並且有許多的助教輔導同學,更重要的是,課程會隨著同學的回饋而改變內容,並非制式僵化的課程,這些深入淺出而精彩的課程帶給了Jerry深刻的印象,啟發了他想要回臺灣做程式教育的初衷。

在國外學習程式或是其他課程是十分昂貴的,這樣的價格使人卻

步,也因此能夠體驗到國外教育的人一直是寥寥無幾,但若是這樣的課能讓大部分人都能上呢? Jerry說這樣的想法帶給他不同的啟發,Jerry認為自己是一個資質平庸的人,但能因為接受這教育而有那麼大的轉變,在Stanford時因為學會程式而使對材料的研究有爆炸性的突破,並且因為是新的開創使Jerry拿到了當年度的傑出畢業生獎項。若是把這樣的教育帶給臺灣的大家,讓大家在能負擔的費用下獲得好的學習資源,並且每個人都能學會寫code愛上寫code,再去與自身領域作結合的話,那也就能讓臺灣未來變得更好,也就為臺灣教育出一份心力,秉持著這樣的想法,Jerry創立了StanCode。

 

創業的歷程

回到臺灣後,Jerry便決定要做程式教育,但程式教育也分成國小的程式教育、高中升大學的APCS、出國申請的程式檢定、或是想轉職成為軟體工程師……,若在當下選擇都採納作為客群的話,便會一頭空,因此Jerry選擇先接了家教班累積經驗,並且也回到母系交大材料為系上的學弟妹傳授知識解惑,然後摸清想要的方向後,再逐步的拓展領域,一切看似一帆風順,但其實不然。在剛開始時,被網路上的人攻擊不是本科專業,沒有知名度,以及準備AI班課程時都遇到了不少挫折,這些隱藏在背後的,是一種壓力,但也促使人突破,突破時也博得滿堂喝采。

在教材上,除了原先Stanford課程的知識外,同時包含了MIT online course、Havard online course和眾多學習上所累積的經驗,將這些經融會貫通後再整理成自己的想法教課,其實是十分不易的,幸好有貴人的相助,也有了團隊的夥伴,各司其職下一切得以步上軌道。

 

疫情所形成的波動

提到對未來的展望,Jerry說其實自從疫情以來世界變得十分不同,像是上課教學的模式也大幅改動,透過網路做即時的遠端教學是以前沒想過的,網路也解決了地理上位置的限制,使更多人都能受到這樣的教育,而事實上,網路上課的回饋其實是超乎預期的好,除了節省通勤時間外,可謂利多弊少。

 

對未來的展望

Jerry也提到,程式其實是一個工具,不論是政治系、法律系在Stanford都需要修程式,可以把程式當作是一種必備的技能,學會程式是輔助自身能在歸納數據上有更好的效率,像是Jerry在碩士班時做了關於電池的研究,但如何知道選到的電池是否良好?透過AI看電池數據就可以提早預判電池充放電曲線的好壞,而不必花費更多的時間來測試。如果大家都能勇於嘗試練習寫程式,習慣寫程式,愛上寫程式,那對於臺灣的發展一定是無限可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