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細光,匯聚成守護環境的明燈

修改時間:2022年9月11日 23:06

內容

採訪編輯者:謝宜真

受到氣候變遷與人為開發的影響,世界各地面臨劇烈的環境變化,不只人類生存環境受到了影響,許多生物也面臨生存上的困難,甚至滅絕的危機,也因此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中有將氣候行動、物種保存、環境永續納入目標當中,呼籲各國政府、團體與民眾一同重視此議題。

 

荒野保護協會創立於民國 84 年,是一個由民眾自發、成員多元所組成環境保護團體,全台共有 11 個分會,也海外同名的 5 個夥伴團體,致力於環境教育以及棲地守護。協會也以委員會的方式訓練專屬的志工,在環境教育面向的委員會,有以執行方式來命名的,如主要以帶領民眾進入自然環境中的解說教育,和以演講方式進行的推廣教育;也有以進行環境教育的對象來命名的,如以國小學童為主要對象的兒童教育、也有家庭一同參與的親子教育,還有為身心障礙的朋友們量身打造的特殊教育。

 

棲地守護則包「山」包「海」,守護當地的環境、稀有物種及水質外,也包含了大多人所居住的城市。荒野保護協會希望,讓我們及後代子孫從刻意保留下來的臺灣荒野中,去探索、體會自然與生命的奧妙。這次特別邀請荒野保護協會的第八、九屆的理事長劉月梅女士,與我們分享荒野保護協會的經營理念與方式、臺灣棘手的環境議題與挑戰,並分享自身與大學生交流經驗,鼓勵大學生扎根在自己的目標上。

 

做好自己,才能帶動他人

來參加協會志工培訓的理由有百百種——可能有一點空閒時間、對自然不是這麼抗拒,也可能是想知道如何帶孩子在大自然中學習,或是偶然參加了荒野保護協會所辦活動並認同協會理念。然而,要如何和來自不同背景的志工談談環境保護及協會理念呢?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劉月梅表示,通常需要至少三個月的培訓。透過課程設計實際走訪及實習後,能夠更認識臺灣自然環境、與共學

夥伴成為好友,並推動對環境有利的作法。因為協會為NPO,不以營利為目的,辦理志工培訓課程並無多餘的收入,不過培訓後的志工除了可以成為協會的推廣及宣傳的人力,帶領人們實際體驗大自然的奧妙外,雖然有些志工可能因為家庭或工作因素,無法持續擔任志工,也能將所學分享給周遭的人,進而使越多人瞭解、開始關注環境生態議題。

 

「認真做好社會事,團體只是讓一群人一起來做事。」劉月梅如是說。協會的經營資金有來自企業的贊助,也有公部門的相關計畫,當然也有會員所繳交的會費及大眾的捐款。不過NGO所關注的環境議題,也可能是社會中還不明顯的,需要經過長時間的調查及紀錄,才能讓所關心的環境問題有更多人一起來執行及解決。從發覺議題開始,到研究、討論規劃、人員培訓、執行,再與公部門及企業一起來關注,需要耗費一年以上甚至到三年以上的時間。

 

儘管過程耗時耗力,荒野保護協會會與其他環保團體、生態、生物學專家,乃至於關心環境問題的人們一同合作,為維護臺灣的環境而努力。譬如與北一女學生合作 Free the Cigarettes 淨街活動、支援桃園在地聯盟倡議的桃園大潭藻礁連署公投,以及與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合作的四斑細蟌復育。另外也有邀請日本專家來臺協助培訓淡水河川廢快篩的志工培訓,和與砂拉越荒野及沙巴荒野在集集特有生物中心舉辦的熱帶雨林特展等。

 

棘手的環境議題

臺灣所需要面對的環境及生態議題層出不窮,訪談中劉月梅也提起兩個棘手的議題,一是垃圾隨意堆棄,另一則是國土政策。垃圾隨意堆棄在臺灣是非常長久的議題。雖然透過宣導教育,大多民眾會把垃圾放在垃圾桶內,但在垃圾桶已滿、找不到垃圾桶,且不易追查的山林溪流海灘間,還是能見到丟棄的廢棄物。時間一久,破窗效應會更讓原本只是一些垃圾變成垃圾堆、垃圾瀑,而有毒的廢棄物更會使土地及水質汙染、物種的破壞也由大眾一同承擔,也因此淨山、淨灘,甚至是淨溪、淨公園是迫不得已的輔助手段。

 

而在國土政策上,劉月梅表示,最大的困難是管理及開發的執行嚴謹或細緻度。國家發展方向應該是從環境及社會的需求出發的一個共同目標,且不因政

黨而有所改變,混亂的方向則易使人民無所適從。政府要在多元的聲音裡,很

清楚地表達土地的能開發與不能開發。能開發者如果可以顧及到更多福祉,

那就需要去考慮多元的聲音,而不應該開發的則應堅定否決。

 

看見自己的閃閃發光

訪談中也有詢問劉月梅過去與大學生合作的相處經驗,她表示,荒野保護協會的大學生志工大多出現在兒童教育,或是由親子團培訓長大的孩子所參與的翔鷹領袖營與科學營,少部分則是參與解說員培訓,而單純參與活動的,則有北橫行腳。在大學生志工參與營隊這塊,她讚嘆有許多大學生的事務規劃、溝通表達能力都已經超越她的想像,而在北橫行腳這塊,她認為大學生間不同系所

的溝通交流,還有專注完成團隊任務的態度,皆是值得讚許的。

 

劉月梅曾是高中生物教師、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長及家庭主婦,當時面對蠟燭三頭燒的生活,她認為「每一個人都會在一個時間點,遇到你要突破的

點,你就把它想像成它是要訓練你,讓你有某種能力。」從高中畢業的大學科

系選擇,到大學畢業進入職場,甚至到往後的不同人生階段,每一次的抉擇都

會帶領你到一個新的境界,而途中遇到的關卡就是一場又一場精彩的蛻變,因

此不要害怕去經歷。

 

除此之外,能適當地將不屬於自己的事務分給更能發揮的夥伴,並在有突發狀況時趕緊提出,討論如何解決也是十分重要的,團體間就是互相幫助。最後,不論自己所選擇的道路是冷門還是熱門,只要選擇好了就要去紮根,外在的誘惑可能會使你動搖,但只要你忍得住,曾經的所學會在某個時段讓你發光發熱。「你的光彩不是別人打給你的,而是透過自信由內散發出來的。」

採訪編輯者:謝宜真

受到氣候變遷與人為開發的影響,世界各地面臨劇烈的環境變化,不只人類生存環境受到了影響,許多生物也面臨生存上的困難,甚至滅絕的危機,也因此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中有將氣候行動、物種保存、環境永續納入目標當中,呼籲各國政府、團體與民眾一同重視此議題。

 

荒野保護協會創立於民國 84 年,是一個由民眾自發、成員多元所組成環境保護團體,全台共有 11 個分會,也海外同名的 5 個夥伴團體,致力於環境教育以及棲地守護。協會也以委員會的方式訓練專屬的志工,在環境教育面向的委員會,有以執行方式來命名的,如主要以帶領民眾進入自然環境中的解說教育,和以演講方式進行的推廣教育;也有以進行環境教育的對象來命名的,如以國小學童為主要對象的兒童教育、也有家庭一同參與的親子教育,還有為身心障礙的朋友們量身打造的特殊教育。

 

棲地守護則包「山」包「海」,守護當地的環境、稀有物種及水質外,也包含了大多人所居住的城市。荒野保護協會希望,讓我們及後代子孫從刻意保留下來的臺灣荒野中,去探索、體會自然與生命的奧妙。這次特別邀請荒野保護協會的第八、九屆的理事長劉月梅女士,與我們分享荒野保護協會的經營理念與方式、臺灣棘手的環境議題與挑戰,並分享自身與大學生交流經驗,鼓勵大學生扎根在自己的目標上。

 

做好自己,才能帶動他人

來參加協會志工培訓的理由有百百種——可能有一點空閒時間、對自然不是這麼抗拒,也可能是想知道如何帶孩子在大自然中學習,或是偶然參加了荒野保護協會所辦活動並認同協會理念。然而,要如何和來自不同背景的志工談談環境保護及協會理念呢?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劉月梅表示,通常需要至少三個月的培訓。透過課程設計實際走訪及實習後,能夠更認識臺灣自然環境、與共學

夥伴成為好友,並推動對環境有利的作法。因為協會為NPO,不以營利為目的,辦理志工培訓課程並無多餘的收入,不過培訓後的志工除了可以成為協會的推廣及宣傳的人力,帶領人們實際體驗大自然的奧妙外,雖然有些志工可能因為家庭或工作因素,無法持續擔任志工,也能將所學分享給周遭的人,進而使越多人瞭解、開始關注環境生態議題。

 

「認真做好社會事,團體只是讓一群人一起來做事。」劉月梅如是說。協會的經營資金有來自企業的贊助,也有公部門的相關計畫,當然也有會員所繳交的會費及大眾的捐款。不過NGO所關注的環境議題,也可能是社會中還不明顯的,需要經過長時間的調查及紀錄,才能讓所關心的環境問題有更多人一起來執行及解決。從發覺議題開始,到研究、討論規劃、人員培訓、執行,再與公部門及企業一起來關注,需要耗費一年以上甚至到三年以上的時間。

 

儘管過程耗時耗力,荒野保護協會會與其他環保團體、生態、生物學專家,乃至於關心環境問題的人們一同合作,為維護臺灣的環境而努力。譬如與北一女學生合作 Free the Cigarettes 淨街活動、支援桃園在地聯盟倡議的桃園大潭藻礁連署公投,以及與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合作的四斑細蟌復育。另外也有邀請日本專家來臺協助培訓淡水河川廢快篩的志工培訓,和與砂拉越荒野及沙巴荒野在集集特有生物中心舉辦的熱帶雨林特展等。

 

棘手的環境議題

臺灣所需要面對的環境及生態議題層出不窮,訪談中劉月梅也提起兩個棘手的議題,一是垃圾隨意堆棄,另一則是國土政策。垃圾隨意堆棄在臺灣是非常長久的議題。雖然透過宣導教育,大多民眾會把垃圾放在垃圾桶內,但在垃圾桶已滿、找不到垃圾桶,且不易追查的山林溪流海灘間,還是能見到丟棄的廢棄物。時間一久,破窗效應會更讓原本只是一些垃圾變成垃圾堆、垃圾瀑,而有毒的廢棄物更會使土地及水質汙染、物種的破壞也由大眾一同承擔,也因此淨山、淨灘,甚至是淨溪、淨公園是迫不得已的輔助手段。

 

而在國土政策上,劉月梅表示,最大的困難是管理及開發的執行嚴謹或細緻度。國家發展方向應該是從環境及社會的需求出發的一個共同目標,且不因政

黨而有所改變,混亂的方向則易使人民無所適從。政府要在多元的聲音裡,很

清楚地表達土地的能開發與不能開發。能開發者如果可以顧及到更多福祉,

那就需要去考慮多元的聲音,而不應該開發的則應堅定否決。

 

看見自己的閃閃發光

訪談中也有詢問劉月梅過去與大學生合作的相處經驗,她表示,荒野保護協會的大學生志工大多出現在兒童教育,或是由親子團培訓長大的孩子所參與的翔鷹領袖營與科學營,少部分則是參與解說員培訓,而單純參與活動的,則有北橫行腳。在大學生志工參與營隊這塊,她讚嘆有許多大學生的事務規劃、溝通表達能力都已經超越她的想像,而在北橫行腳這塊,她認為大學生間不同系所

的溝通交流,還有專注完成團隊任務的態度,皆是值得讚許的。

 

劉月梅曾是高中生物教師、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長及家庭主婦,當時面對蠟燭三頭燒的生活,她認為「每一個人都會在一個時間點,遇到你要突破的

點,你就把它想像成它是要訓練你,讓你有某種能力。」從高中畢業的大學科

系選擇,到大學畢業進入職場,甚至到往後的不同人生階段,每一次的抉擇都

會帶領你到一個新的境界,而途中遇到的關卡就是一場又一場精彩的蛻變,因

此不要害怕去經歷。

 

除此之外,能適當地將不屬於自己的事務分給更能發揮的夥伴,並在有突發狀況時趕緊提出,討論如何解決也是十分重要的,團體間就是互相幫助。最後,不論自己所選擇的道路是冷門還是熱門,只要選擇好了就要去紮根,外在的誘惑可能會使你動搖,但只要你忍得住,曾經的所學會在某個時段讓你發光發熱。「你的光彩不是別人打給你的,而是透過自信由內散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