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熱忱,衷於自我

修改時間:2022年9月11日 23:06

內容

採訪編輯者:鄧雅之 彭敍溶

許多人考慮就業方向時,為了因應產業發展前景,選擇並非自己真正喜愛的工作。讓我們看看攝影師 Wilhelm Chang 如何找到生命中的熱愛,將興趣結合工作,並付諸行動實踐理想。


 

踏上攝影之路


Wilhelm 在高中時期對天文感興趣。當時買了天文望遠鏡,為了將所見的天體記錄下來,升大學時買了單眼相機裝在望遠鏡上拍。由於天體只能在晚上觀察,白天就帶著單眼四處紀錄,慢慢地就培養出攝影的興趣。
高中時期對物理的喜愛,加上就業前景的考量,使 Wilhelm 原先選擇往電機領域發展,卻發現所學和自己喜歡的理論物理差異很大,而漸漸失去興趣。

在準備前往美國攻讀博士班之際,他不是很快樂,並非由衷想去美國念書、就業。經過與師長的一番討論後,Wilhelm 停下腳步思考真正想做的事,在服完兵役後給自己一段時間去探索其他的選項。起初先至巴黎,過程中發現攝影是他的熱忱所在,可以每天一大早出門攝影至晚上。

然而從事興趣的同時,也需有一份收入,Wilhelm 在歐洲國家中選擇前往英國,一方面能累積作品,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英文能力達到在商業應用的程度,能找份工作足以支應生活。


 

旅程中所遇的最大挑戰


Wilhelm 說到,其實規劃行程、購買票券、訂房這些事都不會構成太大的難度,到後來旅行的時間越長、次數越多,他發現如何持續旅行這件事反而是比較困難的。想當全職的旅行者,有兩個難題。

首先,要有足夠的金錢支撐旅行就需找到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再來,隨著旅行的時間拉長,要如何維持在旅途中的新鮮感也是件蠻難的事。Wilhelm 最長連續旅行的時間達四個多月左右,每天不斷的拍攝、不斷的移動,不可避免會有些疲乏感,以致不想出門,或感覺看到的東西都有點類似,而失去探索的新鮮感跟動力。


 

攝影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Wilhelm 說:「我覺得攝影它形塑了我的生活,也就是說我的生活是被攝影所主宰的,因此我很難把兩者區分出來,因為你一定要區分兩者才能夠取得中間的平衡,可是對我來說他們兩者是一體的,所以很難去找出讓兩者平衡的一個點。」

即便如此,正因為他生活中全部的事情皆圍繞著攝影在轉,有時候不免會感覺到 burn out。舉例來說,雖然攝影是很喜歡做的事情,可是當無論如何都提不起勁去做時,那個情況就是 burn out。

Wilhelm 表示,在面對這個 burn out,通常就是會先把自己抽離當下的狀況,然後去看很喜歡、很景仰的一些攝影師的作品,或是他們最近在做甚麼,通常就能夠從他們的作品或是從他們的一些動態裡面,得到啟發和靈感,那些啟發和靈感就可以重燃自己做這件事的熱情,而將那個burn out 給趕走,然後就會恢復活力。

另外一個方法就是,進行其他喜歡做的事情。Wilhelm平常喜歡看歷史、文化有關的書與紀錄片等等,當感到 burn out 的時候,就會停下腳步,去看看那些東西,通常這也可以幫助他比較快回復到良好的狀態。


 

攝影師具備的條件


「我認為要成為一個攝影師最起碼要有的一個心態,就是把腦中的影像化為現實的熱忱跟努力。」Wilhelm 覺得要對於影像有執著,願意付出時間、金錢、甚至是腦力,將腦海中想要拍下的那個畫面,變成一個真實。

也就是會為了想要拍到一個好的畫面,可能願意事前投入時間規劃,甚至是購買一些相對應的器材,或是花錢去上課,學習什麼樣的技能可以拍出想要的照片等等,隨著時間的累積,最終就可以成為一個好的攝影師。


 

實踐理想的方式


倘若對未來有一個清晰的計畫或想法,然後有一個相對清楚的路線,通常就不會迷惘,因為知道大約進行的方向在哪裡。Wilhelm 強調,對未來有一個明確的想像是很重要的。

一旦對這個路徑有大致的了解,剩下的就是如何把那些步伐給連起來,最終就會達到目的地。Wilhelm 分享他過去的歷程,他知道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不斷的旅行,在世界各處拍照,而他也不單單停在這個概念,開始找尋是否有人這樣做。

在網路上搜尋 travel photographer,一個個了解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商業模式是甚麼,以及他們是怎麼支撐旅費或是這個 life style 。一旦把他們那些商業模式大約了解之後,就知道大概要往哪個方向努力,才有辦法有朝一日達到他們那樣的狀態。


 

各種旅程帶給人生的影響


Wilhelm 認為,以人生的體驗、收穫來說,就是對自身能力的了解還有它相對應帶來的自信。因為這十年來,他造訪許多地方,也持續了很長的時間,這些旅程都是一個人獨立規劃、執行完成的,在這個過程中可以知道自身具備何種能力。他也提到,他清楚知道他能將概念化成現實,這個認知也讓他對自己很有自信,因為他明白他具有將事物從無變成有的能力。


 

未來十年的規劃


短期來說,Wilhelm 想要紀錄照片背後的故事。過去的拍攝通常都是呈現一個地方的美景為主,未來要再更深入一點,紀錄這個地方的故事。之前造訪過尼泊爾山區,聖母峰基地,紀錄沿線的美景,後來看到國家地理雜誌有一篇關於尼泊爾山區獵蜜人的報導,闡述這個行業的工作內容與將要消失的情況。

Wilhelm 當時被這個故事吸引,雖然說報導裡面呈現的景色並非像在 IG 上面看到的那些很漂亮的風景照,但它影像呈現出來的訊息就非常強烈。所以在短期想要做的就是從只拍美景,演變成採訪、紀錄圖像背後的故事。

中期來看,Wilhelm 想再增加一個說故事的方式。目前只有以靜態的照片紀錄以及述說一個故事,在中期他會希望學習如何拍攝影片,或是拍攝紀錄片,來增添描述故事的多元性。

長期而言,十年內最希望達到的目標就是被動收入能更多,可以靠被動收入來支撐旅行。現在的收入主要還是接案子為主,屬於主動收入,沒有接就沒有足夠的金錢繼續旅行。期望在未來,可以靠被動收入,譬如說線上課程,或者是影像授權等這些不必實際在外面進行就可以帶來收入的方式,被動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得以上升,如此一來旅行就不必完全依靠主動接案的收入,這就是十年的長期目標。


 

 

採訪編輯者:鄧雅之 彭敍溶

許多人考慮就業方向時,為了因應產業發展前景,選擇並非自己真正喜愛的工作。讓我們看看攝影師 Wilhelm Chang 如何找到生命中的熱愛,將興趣結合工作,並付諸行動實踐理想。


 

踏上攝影之路


Wilhelm 在高中時期對天文感興趣。當時買了天文望遠鏡,為了將所見的天體記錄下來,升大學時買了單眼相機裝在望遠鏡上拍。由於天體只能在晚上觀察,白天就帶著單眼四處紀錄,慢慢地就培養出攝影的興趣。
高中時期對物理的喜愛,加上就業前景的考量,使 Wilhelm 原先選擇往電機領域發展,卻發現所學和自己喜歡的理論物理差異很大,而漸漸失去興趣。

在準備前往美國攻讀博士班之際,他不是很快樂,並非由衷想去美國念書、就業。經過與師長的一番討論後,Wilhelm 停下腳步思考真正想做的事,在服完兵役後給自己一段時間去探索其他的選項。起初先至巴黎,過程中發現攝影是他的熱忱所在,可以每天一大早出門攝影至晚上。

然而從事興趣的同時,也需有一份收入,Wilhelm 在歐洲國家中選擇前往英國,一方面能累積作品,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英文能力達到在商業應用的程度,能找份工作足以支應生活。


 

旅程中所遇的最大挑戰


Wilhelm 說到,其實規劃行程、購買票券、訂房這些事都不會構成太大的難度,到後來旅行的時間越長、次數越多,他發現如何持續旅行這件事反而是比較困難的。想當全職的旅行者,有兩個難題。

首先,要有足夠的金錢支撐旅行就需找到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再來,隨著旅行的時間拉長,要如何維持在旅途中的新鮮感也是件蠻難的事。Wilhelm 最長連續旅行的時間達四個多月左右,每天不斷的拍攝、不斷的移動,不可避免會有些疲乏感,以致不想出門,或感覺看到的東西都有點類似,而失去探索的新鮮感跟動力。


 

攝影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Wilhelm 說:「我覺得攝影它形塑了我的生活,也就是說我的生活是被攝影所主宰的,因此我很難把兩者區分出來,因為你一定要區分兩者才能夠取得中間的平衡,可是對我來說他們兩者是一體的,所以很難去找出讓兩者平衡的一個點。」

即便如此,正因為他生活中全部的事情皆圍繞著攝影在轉,有時候不免會感覺到 burn out。舉例來說,雖然攝影是很喜歡做的事情,可是當無論如何都提不起勁去做時,那個情況就是 burn out。

Wilhelm 表示,在面對這個 burn out,通常就是會先把自己抽離當下的狀況,然後去看很喜歡、很景仰的一些攝影師的作品,或是他們最近在做甚麼,通常就能夠從他們的作品或是從他們的一些動態裡面,得到啟發和靈感,那些啟發和靈感就可以重燃自己做這件事的熱情,而將那個burn out 給趕走,然後就會恢復活力。

另外一個方法就是,進行其他喜歡做的事情。Wilhelm平常喜歡看歷史、文化有關的書與紀錄片等等,當感到 burn out 的時候,就會停下腳步,去看看那些東西,通常這也可以幫助他比較快回復到良好的狀態。


 

攝影師具備的條件


「我認為要成為一個攝影師最起碼要有的一個心態,就是把腦中的影像化為現實的熱忱跟努力。」Wilhelm 覺得要對於影像有執著,願意付出時間、金錢、甚至是腦力,將腦海中想要拍下的那個畫面,變成一個真實。

也就是會為了想要拍到一個好的畫面,可能願意事前投入時間規劃,甚至是購買一些相對應的器材,或是花錢去上課,學習什麼樣的技能可以拍出想要的照片等等,隨著時間的累積,最終就可以成為一個好的攝影師。


 

實踐理想的方式


倘若對未來有一個清晰的計畫或想法,然後有一個相對清楚的路線,通常就不會迷惘,因為知道大約進行的方向在哪裡。Wilhelm 強調,對未來有一個明確的想像是很重要的。

一旦對這個路徑有大致的了解,剩下的就是如何把那些步伐給連起來,最終就會達到目的地。Wilhelm 分享他過去的歷程,他知道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不斷的旅行,在世界各處拍照,而他也不單單停在這個概念,開始找尋是否有人這樣做。

在網路上搜尋 travel photographer,一個個了解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商業模式是甚麼,以及他們是怎麼支撐旅費或是這個 life style 。一旦把他們那些商業模式大約了解之後,就知道大概要往哪個方向努力,才有辦法有朝一日達到他們那樣的狀態。


 

各種旅程帶給人生的影響


Wilhelm 認為,以人生的體驗、收穫來說,就是對自身能力的了解還有它相對應帶來的自信。因為這十年來,他造訪許多地方,也持續了很長的時間,這些旅程都是一個人獨立規劃、執行完成的,在這個過程中可以知道自身具備何種能力。他也提到,他清楚知道他能將概念化成現實,這個認知也讓他對自己很有自信,因為他明白他具有將事物從無變成有的能力。


 

未來十年的規劃


短期來說,Wilhelm 想要紀錄照片背後的故事。過去的拍攝通常都是呈現一個地方的美景為主,未來要再更深入一點,紀錄這個地方的故事。之前造訪過尼泊爾山區,聖母峰基地,紀錄沿線的美景,後來看到國家地理雜誌有一篇關於尼泊爾山區獵蜜人的報導,闡述這個行業的工作內容與將要消失的情況。

Wilhelm 當時被這個故事吸引,雖然說報導裡面呈現的景色並非像在 IG 上面看到的那些很漂亮的風景照,但它影像呈現出來的訊息就非常強烈。所以在短期想要做的就是從只拍美景,演變成採訪、紀錄圖像背後的故事。

中期來看,Wilhelm 想再增加一個說故事的方式。目前只有以靜態的照片紀錄以及述說一個故事,在中期他會希望學習如何拍攝影片,或是拍攝紀錄片,來增添描述故事的多元性。

長期而言,十年內最希望達到的目標就是被動收入能更多,可以靠被動收入來支撐旅行。現在的收入主要還是接案子為主,屬於主動收入,沒有接就沒有足夠的金錢繼續旅行。期望在未來,可以靠被動收入,譬如說線上課程,或者是影像授權等這些不必實際在外面進行就可以帶來收入的方式,被動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得以上升,如此一來旅行就不必完全依靠主動接案的收入,這就是十年的長期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