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一名演員不需要理由

修改時間:2022年9月11日 23:06

內容

採訪編輯者:郭姿妤

身穿筆挺西裝、黑亮皮鞋,帥氣的走在金鐘紅毯上,他是安原良,是一位演員也是一名老師。

在清華大學人社院排練教室裡,只見他手拿紙筆,認真端詳的雙眸,仔細地記下給表演學生的建議、評語。在這裡同學們都稱他安老師。

 

非科班生的戲劇之路

就讀台灣大學外文系的安原良,偶然的機會下以好奇的心態加入系上的公演,雖然擔任演員的次數不多,主要是從事燈光、幕後等技術工作,但誰也沒想到這一試,改變了他的人生。

 

隨後,安原良在同學的建議下,前去外頭尋找更多機會,進入了當時知名的非商業性的劇團-優劇場(今優人神鼓)。「剛開始也是沒有機會上台演出,大多時間都在練習。」安原良說,然而在這段沒有薪水、沒有表現機會的劇場時間,卻培養出他對戲劇濃厚的興趣,並且對戲劇有更多的理解和想像,促使他前往美國紐約大學主修戲劇的研究所,最終萌生了成為演員的念頭。

 

返台後,安原良加入了莎妹劇團,累積了一些演出經驗,同時兼職許多跟藝術、文化相關的翻譯和口譯工作以維持生計,就這樣半工作半演戲的模式維持了幾年。

現實的殘酷,夢想的抱負

很快地,安原良步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婚姻,並決定回歸職場,而這一回去就是十年。按部就班的生活、穩定的收入、幸福的家庭,讓安原良發現另種生活型態的可能,他心想或許這輩子就是這樣了。這是第一次在他腦中閃過想要放棄成為一名演員,戲劇魂也就此沈睡。

 

但是安原良心中的演員魂從未離去,後來在劇場老朋友幾次的邀演下,又再度被喚起。或許是離開劇場許久,再次回到舞台上的他特別感慨。「這是從所未有的感受。」安原良接著說,這個強烈的感受來自於觀眾、舞台以及自己的表現。經過歲月的歷練,他對於角色的掌握更加精確,他的演出也比以往更精彩、順利。
 

這幾場演出過後,他重新找回對戲劇的嚮往、熱忱,但這一次他決定不再放手了,在妻子的支持下,他重返戲劇的懷抱,選擇了好配合演出工作又能與戲劇更接近的兼職-戲劇教師。有趣的是,在教學相長的過程中,讓他越教越起勁,他甚至笑著說,如果沒有現實的壓力,必須在演員與教師中擇一,他真的有可能會傾向教師多一點。

失敗是成功最好的養分

想進入這行的人很多,但可以獲得演出機會的人少之又少,勝敗乃兵家常事,所以臉皮要厚一點!如果能把試鏡當作工作的一部分,那每一次的試鏡就是一次演出的機會,安原良說。

 

當然也不要因為落選就否定自已,因為每個人的要求本就不同,但是如果因為自己沒有好好準備而責備自己,對表演不但沒有任何幫助,還會養成偷懶的習慣。他認為演員時常會碰到自己教自己的狀情況,所以豐富的試鏡機會,就是自我成長最好的養分。

 

從劇場走上紅毯

安原良以《光的孩子》扮演失智症照顧者,入圍2021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主角。在《光的孩子》裡,安原良碰到最大的挑戰並不是演技,而是語言。完全不會講客家話的他,在整齣戲裡必須全程使用客語,戲外他下足功夫向客語老師苦學客語,讓他能在演出時更有自信。

 

雖然入圍後,演出的機會變得更多,但他知道看過這個作品的人其實很少。安原良說,如果一個演員只因為收入而感到滿足,這會讓他堅持下去的理由越來越薄弱,演員終究還是要透過觀眾的反饋才會滿足。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演員會著迷於舞台劇的原因。因為舞台劇可以透過現場與觀眾的互動馬上感受到回饋,而影視作品必須在後製完成後,再透過別人的口碑才能感受到。所以即便舞台劇跟影視劇比曝光度較低、機會比較少、排練時間更長更辛苦,但舞台劇最直接顯現表演的魅力,依舊讓他如癡如醉。

 

人生如戲,戲劇受用一生

說到給想踏入戲劇圈的年輕人一些建議,安原良熱情的回應:「趁年輕趕快來學戲劇。」他認為年輕人是最可以犯錯的時候,也是最有能力在受傷中快速復原的,所以更應該多方嘗試。而且在藝術領域中,戲劇不像美術、音樂需要一定時間的累積來奠定基礎,戲劇可以容忍你很晚才開始喜歡它。

 

安原良也說,戲劇像認真版的扮家家酒,可以體會到人生的百態,對未來職業的選擇有引導性的幫助。戲劇上所學的角色關係變化,也能讓自己更早些意識到人際關係的變化,避免自己受到傷害,學習戲劇受用一生。

 

最後我問安原良,如果想成為一名演員需不需要具體的理由?安原良笑笑地回應:「各行各業都一樣,在年輕的時候,這些理由都會隨著我們的經歷而改變,因此與其找到具體的理由,如何去適應變化才是更加重要的。」

 

採訪編輯者:郭姿妤

身穿筆挺西裝、黑亮皮鞋,帥氣的走在金鐘紅毯上,他是安原良,是一位演員也是一名老師。

在清華大學人社院排練教室裡,只見他手拿紙筆,認真端詳的雙眸,仔細地記下給表演學生的建議、評語。在這裡同學們都稱他安老師。

 

非科班生的戲劇之路

就讀台灣大學外文系的安原良,偶然的機會下以好奇的心態加入系上的公演,雖然擔任演員的次數不多,主要是從事燈光、幕後等技術工作,但誰也沒想到這一試,改變了他的人生。

 

隨後,安原良在同學的建議下,前去外頭尋找更多機會,進入了當時知名的非商業性的劇團-優劇場(今優人神鼓)。「剛開始也是沒有機會上台演出,大多時間都在練習。」安原良說,然而在這段沒有薪水、沒有表現機會的劇場時間,卻培養出他對戲劇濃厚的興趣,並且對戲劇有更多的理解和想像,促使他前往美國紐約大學主修戲劇的研究所,最終萌生了成為演員的念頭。

 

返台後,安原良加入了莎妹劇團,累積了一些演出經驗,同時兼職許多跟藝術、文化相關的翻譯和口譯工作以維持生計,就這樣半工作半演戲的模式維持了幾年。

現實的殘酷,夢想的抱負

很快地,安原良步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婚姻,並決定回歸職場,而這一回去就是十年。按部就班的生活、穩定的收入、幸福的家庭,讓安原良發現另種生活型態的可能,他心想或許這輩子就是這樣了。這是第一次在他腦中閃過想要放棄成為一名演員,戲劇魂也就此沈睡。

 

但是安原良心中的演員魂從未離去,後來在劇場老朋友幾次的邀演下,又再度被喚起。或許是離開劇場許久,再次回到舞台上的他特別感慨。「這是從所未有的感受。」安原良接著說,這個強烈的感受來自於觀眾、舞台以及自己的表現。經過歲月的歷練,他對於角色的掌握更加精確,他的演出也比以往更精彩、順利。
 

這幾場演出過後,他重新找回對戲劇的嚮往、熱忱,但這一次他決定不再放手了,在妻子的支持下,他重返戲劇的懷抱,選擇了好配合演出工作又能與戲劇更接近的兼職-戲劇教師。有趣的是,在教學相長的過程中,讓他越教越起勁,他甚至笑著說,如果沒有現實的壓力,必須在演員與教師中擇一,他真的有可能會傾向教師多一點。

失敗是成功最好的養分

想進入這行的人很多,但可以獲得演出機會的人少之又少,勝敗乃兵家常事,所以臉皮要厚一點!如果能把試鏡當作工作的一部分,那每一次的試鏡就是一次演出的機會,安原良說。

 

當然也不要因為落選就否定自已,因為每個人的要求本就不同,但是如果因為自己沒有好好準備而責備自己,對表演不但沒有任何幫助,還會養成偷懶的習慣。他認為演員時常會碰到自己教自己的狀情況,所以豐富的試鏡機會,就是自我成長最好的養分。

 

從劇場走上紅毯

安原良以《光的孩子》扮演失智症照顧者,入圍2021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主角。在《光的孩子》裡,安原良碰到最大的挑戰並不是演技,而是語言。完全不會講客家話的他,在整齣戲裡必須全程使用客語,戲外他下足功夫向客語老師苦學客語,讓他能在演出時更有自信。

 

雖然入圍後,演出的機會變得更多,但他知道看過這個作品的人其實很少。安原良說,如果一個演員只因為收入而感到滿足,這會讓他堅持下去的理由越來越薄弱,演員終究還是要透過觀眾的反饋才會滿足。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演員會著迷於舞台劇的原因。因為舞台劇可以透過現場與觀眾的互動馬上感受到回饋,而影視作品必須在後製完成後,再透過別人的口碑才能感受到。所以即便舞台劇跟影視劇比曝光度較低、機會比較少、排練時間更長更辛苦,但舞台劇最直接顯現表演的魅力,依舊讓他如癡如醉。

 

人生如戲,戲劇受用一生

說到給想踏入戲劇圈的年輕人一些建議,安原良熱情的回應:「趁年輕趕快來學戲劇。」他認為年輕人是最可以犯錯的時候,也是最有能力在受傷中快速復原的,所以更應該多方嘗試。而且在藝術領域中,戲劇不像美術、音樂需要一定時間的累積來奠定基礎,戲劇可以容忍你很晚才開始喜歡它。

 

安原良也說,戲劇像認真版的扮家家酒,可以體會到人生的百態,對未來職業的選擇有引導性的幫助。戲劇上所學的角色關係變化,也能讓自己更早些意識到人際關係的變化,避免自己受到傷害,學習戲劇受用一生。

 

最後我問安原良,如果想成為一名演員需不需要具體的理由?安原良笑笑地回應:「各行各業都一樣,在年輕的時候,這些理由都會隨著我們的經歷而改變,因此與其找到具體的理由,如何去適應變化才是更加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