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 ≠ 做生意」

修改時間:2022年9月11日 23:05

內容

「創業 ≠ 做生意」 葉柏成談新創市場與科技產業:想清楚之後再行動

採訪編輯者:Ashley

葉柏成,陽明山未來學社項目經理,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科技與社會所碩士班在讀。現任TEDxSongzhiRd策展人、台北Future X新未來連線專案經理,曾任北京曠視科技Data++交付中心項目經理、台北Skyline企業媒合平台營運長、共同創辦人。關注區塊鍊、人工智慧與創新產業等科技議題,碩士班期間持續分析產業政策與新創市場評估,葉柏成說,一個商品過度生產的社會無法帶來長遠利益,唯有確定價值才能引領永續經營。

 

01「九成新創公司活不到三年」葉柏成談創業:年輕人先不要

 

2021年秋季,有近十年工作經驗的葉柏成決定重返校園進修,這次有別於在科技產業界的氛圍,目前就讀的系所是人文色彩濃厚的科技與社會(STS)領域。那天,我們在北市一家地下酒吧進行訪談,葉柏成坦言一切都還在適應階段,不過研究生涯只是當前生活的一小部份,他此刻在陽明山未來學社擔任項目經理,該平台於2015年成立至今,旨在跨產官學界等多元面向中,探討人類未來的經濟、文化、社會和科技發展,同樣對日新月異的科技資訊有所好奇。

 

我眼中的葉柏成是專職科技人,名副其實的資訊愛好者,這些資歷無疑奠基在他過往豐沛的工作經驗上。2016對葉柏成來說是充滿變化的一年,這年他離開

北科大育成中心,參與就業媒合平台Skyline。這是一家海外機會平台,專門為青年提供國外就業、短期計畫與獎學金申請等資訊。由於當時未有一家具規模的相關企業,葉柏成與好友共同領軍的Skyline很快便搶奪市場先聲,短短一年時間,該平台至少成功媒合兩百位以上青年學子。

 

走上創業這條路,或許是葉柏成性格使然,回首當年締造的漂亮成績,我問他是否鼓勵年輕人創業,他表示學生時期可以累積的經驗有限,市場上不乏有失敗案例,後來談及新創圈的現況,他才勉強透露:「最好先不要。」

 

(引文)「我所謂的創業不是指『做生意』,那當然也是做生意的一種,可是他是完全未知的路徑。我們講新型態的創業,不是指飲料店這類單純買賣的生意,它需要承擔更多風險,要用新的知識、新的方法去做傳統上舊的東西,要是你有一天成功了,它的報酬會以倍數成長。」

 

葉柏成說,新創圈看似充滿機會,背地裡卻充滿未知與陷阱,但是否作為學生就與創業這條路途毫無關聯?葉補充說,「你可以先從新創比賽開始。」他之前任職過自家企業營運長,其實也身兼人力部門角色,看過不少年輕人履歷,也擔任過創業比賽評審。憑藉多年經驗談,學生提供的創業簡報其實都讓他不甚滿意,「創業必須先了解市場需求,市場需求來自於生活經驗」葉說,他希望提案簡報至少對開銷、支出有Sense,而且「如果你提的案子有商機,你要去想為什麼市場沒有」

 

言下之意,市場當然為逐利而生,然而一個資本過度發達的社會,通常也意味著利潤在不斷競爭中漸趨削弱。葉柏成坐起身子,很嚴肅的向我告知,只有將創業視作販售價值,才可能提供更深遠的市場前景。

 

02我在北京中關村:十點下班計程車免費

 

Skyline締造驚人的紀錄,可是當時的葉柏成心中有更大的企圖。彼時的公司營運在他帶領之下逐漸成熟,當時已有計畫轉向不同軌道。莫約四年前,他隻身前往北京,「在離開之前訂下幾個目標,一是創投、二是區塊鍊、第三個是AI,後來曠視要我,所以我就過去了」。葉柏成口中的曠視科技,是當前中國最具影響力的AI企業,市場估值直接晉升獨角獸寶座,也即將於科創板風光上市。其中,阿里巴巴集團實際參與入股,同樣使得曠視科技成為「阿里系企業」的代表名單之一。

 

這間公司座落在北京中關村,是著名的精華地段,也是人人嚮往的科技園區,一般人不得其門而入,但都對中關村的生活模式感到好奇。談到該地方的加班文化,是否如同台灣的工作模式?葉說,在曠視講求絕對的責任制,「你份內的事情有完成,跟你有相關的會議有參與,公司領導絕對不會管你」,「我們這裡實實在在不鼓勵加班。」不過北京作為一個商業密集城市,晚間五至六點匯聚的車潮可能比想像中更壅塞。在台灣,加班時間通常於五點以後開始計算,在北京一帶卻不是如此,有些人為了躲避高峰時段,會刻意留到七、八點再離開,因此葉柏成打趣地說「原則上這段時間不算加班」。

 

「我們說會互聯網企業有個有趣的文化」葉形容在曠視科技的企業福利,多數是看準「晚高峰」後尚未離去的人潮。「九點之前沒離開,公司就會供應晚餐」,「只要在晚上六點以前打開訂餐軟體,七點就會統一送到交誼聽」,其實,在公司享用免費晚餐只是留人策略的第一步,中關村在北京實際占據約100公頃,從中關村六環乘坐地鐵到公司位置,至少需要一個半小時。企業員工仰賴運輸工具,而公司正好也看上這些員工需求,只要你在9:50準時打開「滴滴企業號」,十點叫車一律免費。然而,葉柏成特地為此說明,「九點五十那個瞬間,不是只有你一間公司,北京同時有幾千上萬人在搶免費車次」在中關村,即便到了近凌晨時刻,依然有上千人留在工作崗位,這時候比拚手速就成了當務之急。

 

03 人臉識別:只求提高「百萬分之一」精準度

 

Megvii曠視科技在北京成立第十年,目前有三千名員工同時在職,它包辦人臉識別、機器視覺等智能系統,與華為、小米等手機大廠長期進行深度合作。千禧年後逐漸形成AI社會,新的演算法不斷被革新,顛覆以往生活中的使用習慣。葉柏成回憶起曠視的工作經驗,他說,人臉識別其實比想像中更複雜,「今天的AI已經發展到成熟階段,任何一組數據都會要求絕對的精準度」,他接著補充,「經常有人警告換臉App不要亂玩,實際上不用過度恐慌,這些沒經過分類的資料都是無用數據。」

 

儘管在普羅大眾眼中,機器識別的能力已經突破過去所設下的屏障,但要使得它能夠被精準地運作,可能還要有很長一段路途。「識別的流程會先經過採集,採集之後會立刻加密,接著送回公司解密,隨後才會送進伺服器裡進行簡單的清洗、分類、分發」,這只是工作的起步流程,葉說,後續還有更繁複的步驟,「這些資料會批次交到研究員手上,這時數據部門會透過系統協助標註」,而每一筆資料都有不同的標註方法,「我會看這批數據的量有多少,再去聯繫標註中心的組長,跟他討論什麼樣的方法可以更快完成標記」,「接著這筆資料會送到標註員手上,回來之後還會有一層檢查,最後才會送到Server做運算」

 

聽葉柏成的描述,過去那套對於AI產業的普遍看法,必須被重新檢視。以往認為機器能夠減少外在人力介入,提供接近完美的自動化程序,但是現狀則向我們透露,即便是檯面上的成品,仍然需要倚靠大量人力提供運算。「當這批Data灌到運算中的模型以後,演算法會給我們反饋」,「通常稱之為『漲點』,也就是精確度提高了萬分之多少,甚至是百萬分之多少。如果成果不如預期,我們會進一步確認,是設備需要調整,還是標註的精確度需要調整?」

 

葉柏成表示,曠視科技能在十年內不斷運作,不只需要注意產品的精確度,「人臉辨識在這裡是主要產品,其實公司也會販售演算法,或其他解決方案」,另外,這項技術之所以具備高度複雜性,不外乎是因為需要適性調整,「有時候準度夠了,但速度不夠;一旦速度夠了,容量又太大」,面對不同的商品運用,這是一個動態的改進過程,「目前的機器視覺,你必須應用到不同

的場景、不同的對象、不同的鏡頭,不要說是華為的手機就可以,因此你要不斷的更新。」

 

 

04 且看且走人生哲學

 

2020上半年,國際間四處散佈著不安情緒,疫情抵不過邊境封鎖,便在短短幾個月內造成嚴重傷亡。中國正是在這樣的緊張時分,啟動了大規模的隔離政策,葉柏成也在這時候離開北京,回到台灣接任Future X新未來連線的專案經理,同時,他延續這份任職經驗,一併擔起陽明山未來學社的營運工作。

 

說起當天的對談,我問他是否有在預想畢業後的規劃,顯然不同於其他人的答覆,他回答我這是一個適合沉澱的時刻。葉柏成笑著說,他是一個強調應用面的人,過去有很多時間在釐清產業策略,這一次他選擇離開舒適圈,就像進入一處完全陌生的荒野。對他而言,相較於一份具體的生涯規劃,更需要重新斷定新的價值,然而哪些項目值得未來投資,長久以來更具有實現可能,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考量,也是一次面對自我價值重新審視的機會。

「創業 ≠ 做生意」 葉柏成談新創市場與科技產業:想清楚之後再行動

採訪編輯者:Ashley

葉柏成,陽明山未來學社項目經理,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科技與社會所碩士班在讀。現任TEDxSongzhiRd策展人、台北Future X新未來連線專案經理,曾任北京曠視科技Data++交付中心項目經理、台北Skyline企業媒合平台營運長、共同創辦人。關注區塊鍊、人工智慧與創新產業等科技議題,碩士班期間持續分析產業政策與新創市場評估,葉柏成說,一個商品過度生產的社會無法帶來長遠利益,唯有確定價值才能引領永續經營。

 

01「九成新創公司活不到三年」葉柏成談創業:年輕人先不要

 

2021年秋季,有近十年工作經驗的葉柏成決定重返校園進修,這次有別於在科技產業界的氛圍,目前就讀的系所是人文色彩濃厚的科技與社會(STS)領域。那天,我們在北市一家地下酒吧進行訪談,葉柏成坦言一切都還在適應階段,不過研究生涯只是當前生活的一小部份,他此刻在陽明山未來學社擔任項目經理,該平台於2015年成立至今,旨在跨產官學界等多元面向中,探討人類未來的經濟、文化、社會和科技發展,同樣對日新月異的科技資訊有所好奇。

 

我眼中的葉柏成是專職科技人,名副其實的資訊愛好者,這些資歷無疑奠基在他過往豐沛的工作經驗上。2016對葉柏成來說是充滿變化的一年,這年他離開

北科大育成中心,參與就業媒合平台Skyline。這是一家海外機會平台,專門為青年提供國外就業、短期計畫與獎學金申請等資訊。由於當時未有一家具規模的相關企業,葉柏成與好友共同領軍的Skyline很快便搶奪市場先聲,短短一年時間,該平台至少成功媒合兩百位以上青年學子。

 

走上創業這條路,或許是葉柏成性格使然,回首當年締造的漂亮成績,我問他是否鼓勵年輕人創業,他表示學生時期可以累積的經驗有限,市場上不乏有失敗案例,後來談及新創圈的現況,他才勉強透露:「最好先不要。」

 

(引文)「我所謂的創業不是指『做生意』,那當然也是做生意的一種,可是他是完全未知的路徑。我們講新型態的創業,不是指飲料店這類單純買賣的生意,它需要承擔更多風險,要用新的知識、新的方法去做傳統上舊的東西,要是你有一天成功了,它的報酬會以倍數成長。」

 

葉柏成說,新創圈看似充滿機會,背地裡卻充滿未知與陷阱,但是否作為學生就與創業這條路途毫無關聯?葉補充說,「你可以先從新創比賽開始。」他之前任職過自家企業營運長,其實也身兼人力部門角色,看過不少年輕人履歷,也擔任過創業比賽評審。憑藉多年經驗談,學生提供的創業簡報其實都讓他不甚滿意,「創業必須先了解市場需求,市場需求來自於生活經驗」葉說,他希望提案簡報至少對開銷、支出有Sense,而且「如果你提的案子有商機,你要去想為什麼市場沒有」

 

言下之意,市場當然為逐利而生,然而一個資本過度發達的社會,通常也意味著利潤在不斷競爭中漸趨削弱。葉柏成坐起身子,很嚴肅的向我告知,只有將創業視作販售價值,才可能提供更深遠的市場前景。

 

02我在北京中關村:十點下班計程車免費

 

Skyline締造驚人的紀錄,可是當時的葉柏成心中有更大的企圖。彼時的公司營運在他帶領之下逐漸成熟,當時已有計畫轉向不同軌道。莫約四年前,他隻身前往北京,「在離開之前訂下幾個目標,一是創投、二是區塊鍊、第三個是AI,後來曠視要我,所以我就過去了」。葉柏成口中的曠視科技,是當前中國最具影響力的AI企業,市場估值直接晉升獨角獸寶座,也即將於科創板風光上市。其中,阿里巴巴集團實際參與入股,同樣使得曠視科技成為「阿里系企業」的代表名單之一。

 

這間公司座落在北京中關村,是著名的精華地段,也是人人嚮往的科技園區,一般人不得其門而入,但都對中關村的生活模式感到好奇。談到該地方的加班文化,是否如同台灣的工作模式?葉說,在曠視講求絕對的責任制,「你份內的事情有完成,跟你有相關的會議有參與,公司領導絕對不會管你」,「我們這裡實實在在不鼓勵加班。」不過北京作為一個商業密集城市,晚間五至六點匯聚的車潮可能比想像中更壅塞。在台灣,加班時間通常於五點以後開始計算,在北京一帶卻不是如此,有些人為了躲避高峰時段,會刻意留到七、八點再離開,因此葉柏成打趣地說「原則上這段時間不算加班」。

 

「我們說會互聯網企業有個有趣的文化」葉形容在曠視科技的企業福利,多數是看準「晚高峰」後尚未離去的人潮。「九點之前沒離開,公司就會供應晚餐」,「只要在晚上六點以前打開訂餐軟體,七點就會統一送到交誼聽」,其實,在公司享用免費晚餐只是留人策略的第一步,中關村在北京實際占據約100公頃,從中關村六環乘坐地鐵到公司位置,至少需要一個半小時。企業員工仰賴運輸工具,而公司正好也看上這些員工需求,只要你在9:50準時打開「滴滴企業號」,十點叫車一律免費。然而,葉柏成特地為此說明,「九點五十那個瞬間,不是只有你一間公司,北京同時有幾千上萬人在搶免費車次」在中關村,即便到了近凌晨時刻,依然有上千人留在工作崗位,這時候比拚手速就成了當務之急。

 

03 人臉識別:只求提高「百萬分之一」精準度

 

Megvii曠視科技在北京成立第十年,目前有三千名員工同時在職,它包辦人臉識別、機器視覺等智能系統,與華為、小米等手機大廠長期進行深度合作。千禧年後逐漸形成AI社會,新的演算法不斷被革新,顛覆以往生活中的使用習慣。葉柏成回憶起曠視的工作經驗,他說,人臉識別其實比想像中更複雜,「今天的AI已經發展到成熟階段,任何一組數據都會要求絕對的精準度」,他接著補充,「經常有人警告換臉App不要亂玩,實際上不用過度恐慌,這些沒經過分類的資料都是無用數據。」

 

儘管在普羅大眾眼中,機器識別的能力已經突破過去所設下的屏障,但要使得它能夠被精準地運作,可能還要有很長一段路途。「識別的流程會先經過採集,採集之後會立刻加密,接著送回公司解密,隨後才會送進伺服器裡進行簡單的清洗、分類、分發」,這只是工作的起步流程,葉說,後續還有更繁複的步驟,「這些資料會批次交到研究員手上,這時數據部門會透過系統協助標註」,而每一筆資料都有不同的標註方法,「我會看這批數據的量有多少,再去聯繫標註中心的組長,跟他討論什麼樣的方法可以更快完成標記」,「接著這筆資料會送到標註員手上,回來之後還會有一層檢查,最後才會送到Server做運算」

 

聽葉柏成的描述,過去那套對於AI產業的普遍看法,必須被重新檢視。以往認為機器能夠減少外在人力介入,提供接近完美的自動化程序,但是現狀則向我們透露,即便是檯面上的成品,仍然需要倚靠大量人力提供運算。「當這批Data灌到運算中的模型以後,演算法會給我們反饋」,「通常稱之為『漲點』,也就是精確度提高了萬分之多少,甚至是百萬分之多少。如果成果不如預期,我們會進一步確認,是設備需要調整,還是標註的精確度需要調整?」

 

葉柏成表示,曠視科技能在十年內不斷運作,不只需要注意產品的精確度,「人臉辨識在這裡是主要產品,其實公司也會販售演算法,或其他解決方案」,另外,這項技術之所以具備高度複雜性,不外乎是因為需要適性調整,「有時候準度夠了,但速度不夠;一旦速度夠了,容量又太大」,面對不同的商品運用,這是一個動態的改進過程,「目前的機器視覺,你必須應用到不同

的場景、不同的對象、不同的鏡頭,不要說是華為的手機就可以,因此你要不斷的更新。」

 

 

04 且看且走人生哲學

 

2020上半年,國際間四處散佈著不安情緒,疫情抵不過邊境封鎖,便在短短幾個月內造成嚴重傷亡。中國正是在這樣的緊張時分,啟動了大規模的隔離政策,葉柏成也在這時候離開北京,回到台灣接任Future X新未來連線的專案經理,同時,他延續這份任職經驗,一併擔起陽明山未來學社的營運工作。

 

說起當天的對談,我問他是否有在預想畢業後的規劃,顯然不同於其他人的答覆,他回答我這是一個適合沉澱的時刻。葉柏成笑著說,他是一個強調應用面的人,過去有很多時間在釐清產業策略,這一次他選擇離開舒適圈,就像進入一處完全陌生的荒野。對他而言,相較於一份具體的生涯規劃,更需要重新斷定新的價值,然而哪些項目值得未來投資,長久以來更具有實現可能,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考量,也是一次面對自我價值重新審視的機會。